搜索: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21)

             第二十一章危险临近
  也不知睡了多久,王逸感觉到身子下面,柔软的『肉垫』微微移动,才渐渐
苏醒过来。
  王逸刚睁开眼,便看到耿沙沙正小心翼翼的往旁边挪动身子,生怕惊动他一
样。
  「坏了,是不是睡过头了!」
  王逸心中大惊,忙看向头顶左上方,迷香还悬浮在空中,已经燃烧了三分之
一。
  「还好,还好,迷香的持续时间是48小时,现在看来也就睡了十个小时左
右。」王逸心中稍定。
  「小弟,姐把你吵醒了吧?」
  耿沙沙一想起昨晚俩人的激战与放荡,面颊嫣红一片,歉意的说道。
  「姐,对不起,昨晚我也不知怎么了,把你弄疼了吧?」王逸从耿沙沙身上
起来,不好意思的问道。
  「呵呵,傻弟弟,男人在床上当然要威猛了,否则怎么能让女人屈服。」
  耿沙沙笑着拍了下王逸的脑袋,继续说道:「姐姐昨晚一点也不疼,姐还从
来没有体会过那么美妙的感觉。」
  「姐姐很舒服吗,可我记得你叫的很凄惨呀?」
  王逸憨头憨脑的问道,一脸的懵懂。
  耿沙沙面颊绯红,显得有些害羞,她将身子凑近王逸,伸出白皙的玉臂无比
爱怜的搂住王逸道:「你不知道,姐姐昨晚爽的几乎要死了,那种感觉不能用舒
服来形容,应该说是超脱……啊,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耿沙沙说完话,将娇艳的红唇贴了上来,吻住王逸的嘴巴,小舌头如同精灵
般,在王逸嘴巴里调皮的搅动着。
  不多时,便和王逸的舌头疯狂纠缠在了一起。
  王逸与耿沙沙,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也在床上也激烈的拥吻,忘情的翻滚着。
  王逸刚睡醒,经过昨天晚上的激战,胯下的小兄弟居然没有丝毫不适,这都
是因为系统润滑液的效果,如果没有系统润滑液,那样大力剧烈的抽插,不撸脱
了皮才怪。
  耿沙沙感觉到了王逸的反应,一个灼热的硬物,顶在她平坦的小肚子上,她
嬉笑着探出玉手,轻轻握住那根粗大的肉棒,向下放在她的两腿之间,那两条浑
圆修长的美腿,微微分开。
  刚刚站起身的『小兄弟』,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突然一头钻进了一条
阴暗潮湿的甬道。
  「啊……」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他们都没有激烈活动,只是继续拥
吻着。
  这种合二为一的感觉,加上肉体间轻微扭动带来的快感,比之单纯的性交更
加使人着迷,更加使人陶醉。
  这像是一种精神上的交流,甚至于灵魂的融合。
  「啊……谢谢你小弟,你不但救了姐姐的命,更让姐姐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女
人真正的乐趣。」其实姐姐离开家以后,过的提心吊胆,遇到过许多的坏人,都
想打姐姐的主意。有几次差点逃不掉了,但幸好最后都化险为夷,躲了过去……

  经过长时间的激吻,耿沙沙心满意足的趴在王逸耳边,一边娇喘一边诉说离
家这几年的遭遇。
  「姐姐,以后谁再敢欺负你,小弟就算豁出性命也要和他们拼了!」
  王逸愤怒的握紧了拳头,眉宇间显出厉色。
  感受着王逸蓬勃的心跳,和他坚毅真切的话语,耿沙沙的心中蓦然一股暖流
涌动,眼角微微有些潮湿,不由动情的说道:「小弟,你其实不知道,姐姐并没
有被男人上过……」
  「啊,姐……那昨晚我?」
  王逸露出吃惊的神色,后悔的说道。
  「呵呵,小傻瓜,姐姐愿意和你上床,姐姐只是想把身子给小弟你一个人,
让小弟做姐姐的第一个男人。」
  王逸见耿沙沙情真意切,不由心中荡漾,紧紧搂住耿沙沙诱人的胴体,说道:
「姐,你对我太好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傻弟弟,你为姐姐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累,是姐姐要回报你才对。」
  耿沙沙爱怜的摸了摸王逸的面颊,狐媚的一笑道,「老实交代,昨晚疯了一
样的操姐姐,是不是特别喜欢操姐姐的小骚逼呀?」
  王逸支支吾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片刻才说道:「恩……是呀,我也不
知怎么了,看到姐姐光着身子,撅着屁股的样子,我就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跟疯
了一样。」
  「咯咯,我的小弟长大了,喜欢操女人!从今以后呀,你就是个真正的男人
了……你是不是感觉姐姐的身子特别美,特别诱人,特别想把鸡鸡插进姐姐的身
体里呀?」
  耿沙沙眼波流转,媚笑着问道。
  王逸低着头,小声道:「姐,你怎么知道的,我就是这么想的。我是不是又
不乖了?」
  「真是个小傻瓜,喜欢操姐姐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姐姐今后只让小弟一个
人操,好不好?」
  「好呀好呀!」王逸开心的像个孩子,可片刻忽然不无担忧的问道:「可,
可是……姐姐你会不会很疼呀?」
  王逸仍有些不放心。
  「咯咯,真是姐姐的傻弟弟,姐姐哪有那么娇气,姐姐舒服着呢!」耿沙沙
开心的拍了拍王逸的头,坐起身朝浴室走去。
  ……
  上海圣玛丽医院,重症看护室外,或站或立簇拥了许多的人。
  其中一个身穿高档西服的中年男人,面容冷峻,气度不凡,举手投足间尽显
上位者的姿态。
  此人正是霍才的大哥霍云。
  上海滩的霍家已经有上百年历史,曾爷爷曾经跟随过上海滩大佬黄金荣,杜
月笙。后来国民党兵败,他曾爷爷审时度势,第一个投奔向新中国的怀抱。
  后来又在数次运动中,凭着敏锐的政治嗅觉,一路高升。
  如今的霍家,在上海滩可谓是财雄势大,他的嫡子长孙霍云,更是继承家业,
在政府中身居要职,手握大权,是上海滩数得着的重量级人物。
  「大哥,医生说小弟已经脱离危险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走到霍云身边,低沉的说道。
  此人是霍云的二弟霍平,沪市一家上市公司的大佬,凭着霍家蛛网般的关系
网,和政府中的特权,他的企业独霸江南各省,财雄势大。
  如今的圣玛丽医院,重症看护室外,早已被封闭,到处是眼神冰冷,表情严
肃的汉子。
  霍云听到霍平的话,缓缓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你留下来照看三弟,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我!」说完,他目光深邃的望了眼
监护室内的病床,霍才正带着呼吸器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陷入深度昏迷。
  「大哥发誓,一定把打伤你的人千刀万剐不可!」
  霍云口中喃喃低语,说罢他义无反顾的转身离去。
  他的身后,七八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悄无声息的紧跟上去,动作整齐的如同
一个人。
  「美国的医生什么时候到?还有,那小子有什么消息了吗?」
  霍平望着霍云消失的背影,朝身边的两个身穿西服的中年汉子说道。
  「董事长,您放心!美国的医疗团队已经在路上,不到中午就可以抵达上海,
我们掌握的眼线都已经散了出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
  穿西装的中年人,恭敬的回答道。
  「恩,散出话去,悬赏一百万,老子要那小子的命!」霍平眼底闪过一抹精
芒,声音森寒透骨。
  「是,董事长!」
  ……
  上海佘山别墅区,绿树环绕中,有一栋典雅的欧式别墅。
  这里远离市区的喧嚣,不时有清脆的鸟叫声传来,一派祥和之意。
  只不过此时的别墅内,到处是面容冷峻的汉子,气氛压抑的几乎使人窒息。
  别墅阴暗的地下室中,两个衣衫不整的女孩,被铁链锁在潮湿的水泥墙壁边,
瑟瑟发抖。
               咔嚓——
  随着一声金属门栓的响动,地下室的铁门被缓缓推开。
  霍云步履沉稳的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女孩正是向娜,她看到霍云后,身体不由控制的打着
哆嗦。
  「昨晚跟你们一起的那个女的,到底是谁?」
  霍云坐到她们面前的一把椅子上,冰冷的问道。
  「我,我已经说过了……我和她不熟,我们就是一起玩,我只知道她叫耿沙
沙,我们都是蕾丝……」
  向娜语无伦次的说着,生怕漏掉什么细节。
  「对,对了,我记得她好像说过,她在万达广场上班……」
  向娜身后那个戴眼镜的女孩,忽然想起了什么,忙补充道。
  「这个年轻人是谁?」
  霍云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那照片是从监视器上截下来的,十分的模糊,依
稀可以看清是个年轻男人。
  向娜辨认了半天,摇了摇头。
  「看清楚了!」霍云厉声道,一句话,吓的向娜全身抖如筛糠。
  「呜呜呜,我,我真没见过,我没必要为她隐瞒……」
  「是呀,我们真的……什,什么都不知道……」
  ……
  过了大概十分钟,霍云又问了几个问题,向娜她们两个女孩知道的实在有限,
霍云见再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便起身走出了地下室。
  霍云身边一直跟着一名身材修长的年轻男人,霍云看了他一眼说道:「陈栋,
这件事交给你去办。」
  「是!」
  年轻男人点了点头,他犹豫了片刻,问道:「这两个女孩怎么处理?」
  霍云想了想说道:「先找两个人看着,等事情结束了再放了她们。」
  「放了她们?」
  陈栋试探的问道。
  「我只要打伤我弟弟的那个小子,这两个女孩并不知情,不要伤害她们。」
霍云说完,转身朝不远处的奥迪A6L走去。
  望着霍云他们的几辆黑色轿车,渐渐消失在视野中,陈栋嘴角露出一抹揶揄
的笑意。
  他走进别墅,屋内还剩两个男人,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见陈栋进来,忙上前
两步,讨好的说道:「陈哥,那两个女孩怎么处理?」
  陈栋看了他一眼,别有意味的问道:「老何,你想怎么处理呢?」
  「呵呵……」
  叫老何的汉子一脸傻笑的揣了揣手,说道:「一切都听陈哥您的!」
  「操他吗的,就因为霍才那个蠢货,折腾了咱们弟兄一晚上!如今这件事闹
大了,不过大了也好,别管出了什么纰漏,都有高个的顶着。咱们……可不能委
屈了自己,你们说是不是?」
  听到陈栋这样说,老何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兴奋的说道:「陈哥,俺老何
跟您两三年,没别的本事,就是嘴严。」
  说完,老何看向一旁的光头汉子。
  那光头汉子也心思活分,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道:「陈哥,虽然我跟您时间
不长,但只要您一句话,上刀山下油锅,我绝没二话。」
  陈栋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屁大点事,说的这么严重,行了……去把那
两个女的带来,咱么弟兄也该乐呵乐呵了。」
  听到陈栋发话,老何露出一脸的淫笑,说道:「好嘞!」
  说完,便兴冲冲的朝地下室走去。
  光头汉子一双三角眼滴溜溜的乱转,也紧随老何而去。
  陈栋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得意的点着颗烟,吸了一口。
  不多时,老何和光头分别拽着向娜和戴眼镜的女孩来到客厅。
  两个女孩全身哆哆嗦嗦,惊恐的望着坐在沙发上的陈栋。
  陈栋则微微一笑,弹了弹烟灰说道:「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但是,你
们要听话,否则我不保证会做出某些对你们不利的举动!」
  两个女孩听陈栋这样说,忙点头称是,脸上露出欢喜的表情。
  陈栋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我就放了你们。」
  「好,可是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向娜忙不迭的问道。
  「也没什么,我这两个兄弟还没见过两个拉拉怎么玩,你们表演表演,做的
好我就放了你们!」
  陈栋吸了口烟,淡淡的说道。
  两个女孩面面相觑,不知道陈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操你妈个逼,没听到大哥的话呀?」
  老何面目狰狞的上前一步,一把拽住向娜的漏脐小背心使劲一扯,『嚓』一
声脆响,小背心被老何撕成了两块烂布片。
  「啊!」
  向娜吓的尖叫起来,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挡住胸前的黑色乳罩,如同一只受
惊的小兔子。
  「操,敬酒不吃吃罚酒!」
  光头也走上前,从后面扯住带眼睛女孩的吊带短裙,戴眼镜女孩的吊带短裙,
肩膀上的两根手指粗细的布带应声而断。
  戴眼镜女孩吓的不知所措,嘴巴一裂,大哭起来。
  「求,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向娜也哭着求饶道。
  「呵呵,别怕,我这两个兄弟是急脾气,如果你们再不听话,那后果可就…
…」
  陈栋双目一闪,幽幽的说道。
  「快点他吗给老子做,老子到是要看看两个娘们在一起,到底能搞出什么花
样来!」
  老何从后面狠狠推了向娜一把道。
  向娜措不及防,向前一个趔趄,撞在戴眼镜女孩身上。
  她含着眼泪,望着戴眼镜女孩说道:「亚聪,就按他们说的做吧,否则他们
不会放过咱们的……」
  戴眼镜的女孩,止住哭泣,微微点了点头。
  向娜于是用手轻轻揽住戴眼镜女孩的腰,小嘴慢慢贴上她的嘴巴,两个女孩
轻轻亲吻起来。
  「呵呵,这就对了吗,只要听话……你们俩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
  陈栋又点着一颗烟,得意的说道。
  向娜和戴眼镜的女孩两人亲吻起来,四只玉臂互相抚摸着光滑的肌肤,嘴里
发出含糊的呻吟声。
  亲了大概五分钟,陈栋给了老何一个眼神,老何心领神会上前骂道:「操你
妈的,亲够了没有,再亲老子可就亲自动手了。」
  说完,从后面一把揪住向娜黑色花边的乳罩,用力一扯。
  向娜乳罩的挂钩哪经得住老何这样的撕扯,『啪』一声弹开。
  向娜的两只大奶子,挣脱了乳罩的束缚,如同两只欢快的小兔子,蹦跳着窜
了出来。
  光头也从后面扯开戴眼镜女孩的乳罩,戴眼镜女孩长相虽然一般,但身材确
是不错,两只大奶子雪白挺翘,皮肤光滑的能看到里面青色的血管。
  「他娘的,这两个小妮子身材还真不赖,哈哈……」
  光头摸了摸自己锃明瓦亮的脑壳,一脸淫邪的盯着戴眼镜女孩的双峰,口水
都快流出来了。
  向娜看到戴眼镜女孩的乳房,情欲已经被勾了起来,她低下头轻轻含住那娇
艳红艳的乳头,吸吮着。
  「啊,啊,向娜,不,不要呀……」
  戴眼镜女孩眼睛微闭,小脑袋微微扬起,嘴里含糊的说道。
  向娜的小手,顺着戴眼镜女孩丰盈的腰肢,缓缓探入她红色的小内内当中,
轻轻揉搓起她的阴蒂来。
  「别,啊啊,不,不要……」
  戴眼镜女孩抱着向娜,脸上表情十分复杂,羞愧、痛苦、享受参杂在一起。
  「小娘皮,让老子们看看,你们俩到底能干嘛呢?」
  说着话,老何一手一个将两个女孩的小内裤,一把扯到了膝盖处。
  「啊!」
  戴眼镜女孩从享受中清醒过来,惊呼出声。
               【待续】
上一篇:【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我与丽人的故事】(01-04)
下一篇:【暴露自己-家族温泉】(完)

©2014 - 2015 激情五月天

www.s6yt.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