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12-13)

             第十二章校园冲突
  「所以如果我们调整方程式来包含每一个元素的原子质量……」比利说着。
  这是星期五的下午,比利和珊迪和往常一样坐在学生会底楼那张上了年纪的
舒服皮沙发上,晌午的阳光顺着落地大玻璃窗照射在铺开的课本和笔记本上,勾
勒出一条金边。
  珊迪努力集中思想但发现自己老是开小差,特别是当她每次偷眼观瞧旁边新
男友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想到和他在一张沙发上能做的其他活动,这些活动可
比学习有趣多了,她昨天晚上做的那个跟他一起的春梦更在她的脑海里激发出好
多热力四射的场景,她努力控制着春心伸展右手放到比利背后的沙发靠背上。
  「……然后我们就能计算出每一个电子的速度和方位。」比利转过头来看着
她总结道。
  「嗯哼,」珊迪点点头,抬头与比利对视。
  比利看着她美丽的眼睛,微微一笑道,「你听清楚我在说什么吗?」
  「当然!」珊迪皱着眉头说道,「你说然后就能计算出每一个电子的速度和
方位,等等……这不可能吧?」终于明白过来比利说的意思,珊迪惊讶地问道。
  「海森堡定理就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们可以证明他是错误的!对一个差生来
说有点难理解是吗?」比利坏笑着说道。
  珊迪叹了一口气,「那可是你说的哦,」然后也笑了起来,「我只是没好好
思考。」
  「我想这是关键的问题,」比利挤了挤眼睛道,「或者你已经思考了,只是
在想别的东西。」
  珊迪感觉自己的脸红了起来,她抿紧双唇不让自己笑出来,两个人的大腿紧
紧靠着,能感觉到他腿上传来的热量。
  「怎么了麦先生?」珊迪用自己最性感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在暗示什么?」
  「喂,这不是书呆子珊迪吗?」
  珊迪和比利同时扭头朝女性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是谁在用这样嘲讽的口
气打招呼。在他们沙发的背后,站着一个一头披肩金发的苗条少女,她穿着一件
时髦的无袖丝质外套,暗红色的及膝裙和一双明显是意大利出品的名牌鞋,双手
叉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们。在她周围,站着另外两个女孩儿和三个男孩儿,全
都用同样不友善的嘲讽表情看着珊迪和比利。
  太好了,珊迪心想,她开心的心情一下子全被毁了,萨瓦娜和她的死党们。
  萨瓦娜彼得森出生于高地市最富裕的家庭之一,她父亲是一个信奉新保守主
义的共和党人,刚才去年十一月的众议院选举中输给了珊迪的妈妈,这当然不会
让珊迪和萨瓦娜成为好朋友,或者说两个人的关系从来没好过,珊迪也从来没有
在乎过。
  萨瓦娜跟珊迪是詹姆斯麦迪逊高中的同学,麦迪逊高中坐落在高地市最富裕
的富人区高地区的中心地带,萨瓦娜一直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姑娘。相对而言,
珊迪根本不在意萨瓦娜有多受欢迎,比起校花的评选她更在意自己的学习。但不
知道为什么,萨瓦娜总是把她当成竞争对手,不放过任何一个贬低她的机会。
  还好,由于萨瓦娜无心学习,高地大学唯一能录取她的就是艺术系,因此过
去三年两人几乎没有交集。但每次只要一碰面,萨瓦娜都毫不隐藏她对珊迪的恶
意,就像现在,她和她在麦迪逊高中的死党们一起嘲讽地看着珊迪。珊迪的第一
反应是让这个傻逼滚开,但是比利也在场,她觉得应该表现的稍微淑女一点。
  「怎么了,萨瓦娜彼得森,」珊迪冷冷地说道,「这大夏天的跑到学校来,
你是想要把所有不及格的功课都补回来吗?」
  「不是补课。」萨瓦娜回答,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珊迪听到她软弱
无力的回答,笑了起来。
  「我们在玩垃圾捕猎,」萨瓦娜说着又笑了起来,「他们本来打算星期六比
赛,但是我明天就要和家人一起到巴黎独家2个礼拜,大家为了让我参加把游戏
提前到今天了。」她看了一眼手里的夹纸板,「让我看看……我们需要找到一对
没有业余生活的失败者……这不就是你们俩吗?」那群衣着时髦的姑娘小伙们一
起笑了起来。
  「所以,你们可以走了。」珊迪说道。
  「我想我们还有点时间可以和老同学聊聊。」萨瓦娜充满着恶意地笑着走过
来,做到紧挨着珊迪的另一张沙发上。她的死党们也跟着她,围坐在珊迪和比利
周围的沙发上。
  「太开心了,」珊迪的脸上一点也没有高兴的表情,萨瓦娜的死党们就像他
们整个的高中年代一样,每个人都穿着昂贵的休闲服装,而珊迪和比利就穿着夏
日的日常学生装——牛仔裤,运动鞋,T恤衫。这帮家伙总能让人感觉自己的穿
着过于随便。
  「你们在学啥该死的东西呢?」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男生轻蔑地问着,顺手
拿起一张笔记。
  「喂!」珊迪说着站起身来抢住自己的笔记,「威尔金森,我也没到你家去
弄坏你的刨冰机对不对?」
  提姆威尔金森原来是麦迪逊高中橄榄球校队的四分卫,珊迪无法想象他是怎
么考进大学的,肯定是因为他做生意的老爸还是校董会成员的关系。他和萨瓦娜
算是一对时分时合的情侣,他们的八卦除了那些死党之外,让所有的人都感觉无
聊到落泪。
  「管你屁事儿,」威尔金斯嗤笑着放开手里的笔记坐到萨瓦娜的旁边。
  珊迪小心地把笔记按原来的顺序放好,偷偷瞥了一眼比利,担心他对这场景
有什么看法。她以为会看到困惑或者不爽的表情,但是惊讶地发现他只是靠在靠
背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看起来很放松,但是珊迪非常了解他,知道他的肌肉
就像那天驾驶摩托的时候一样绷紧了。珊迪一下子感觉自己的脑海里敲响了警钟,
她超级女战士的直觉告诉她正面对着一个未知的危险。这种直觉让珊迪大吃一惊,
但是瞬间明白那是因为比利的动作就像她曾经战斗过的那些最可怕的罪犯,表面
看似松弛,实则随时可能暴起伤人。
  天哪,珊迪想道,他看起来真的很危险!她认识比利没多久,从没想过他温
柔关心的男朋友还有这么一面。
  「书呆子珊迪,」萨瓦娜开心地问道,「你的朋友叫啥名字?」
  珊迪转头面对萨瓦娜,看到她蓝色的大眼睛从上到下地打量着比利,差不多
知道这个有钱的贱人在想什么。看着有点粗鲁,还算不赖。如果萨瓦娜再多进一
步,珊迪暗暗发誓要让她永远后悔。她坐到比利身边,紧紧靠着他说道,「他叫
麦比利……」
  「比利?」提姆威尔金森粗鲁地打断她,斜眼冷笑道,「比利乔鲍勃,二傻
狗蛋招财,你是从北面的农村考来的吧,我猜,你是靠养猪凑够学费的吧?」
  其他死党轰然笑了起来,珊迪咬牙瞪了威尔金森一眼,刚要反唇相讥就听到
比利说话了。
  「我也是城里的,」比利看着威尔金森平静地说道。
  「哪个高中?」威尔金森说道,「你不是麦迪逊高中毕业的。」他话里的意
思是你不是从詹姆士麦迪逊高中毕业那你家就不是高地区的,如果你家不在高地
去,那你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穷小子。
  「图帕中学。」比利坦然回答。
  他的回答一下子让这些上流社会的小家伙们安静了下来,珊迪也惊讶地扭头
看着他,尽管她立刻就对自己的动作后悔了。
  瓦尔特图帕中学坐落在市区东面2英里的地方,就在电报路旁边的贫民区里。
这个学校在一栋100多年历史的老旧砖瓦房里,名字来源于早期一个州长的名
字,这个学校以本市乃至本州最差的一个高中而臭名昭著,那里有常驻的武装警
察,市场突击检查更衣箱寻找毒品和武器,那里黑人和白人的帮派也经常发生械
斗,事实上,这些帮派才是那些周围街区的真正话事人。
  小家伙们无语地坐在那里,努力理解刚刚听到的信息。一个来自图帕高中的
穷小子考进了高地大学,几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但是现在面前的这个人
就明确说明他做到了,完全不可置信。
  「你……是从图帕中学毕业的?」萨瓦娜怀疑地问道,显然不相信会有任何
人能从图帕中学毕业。
  「嗯哼,」比利眼都没朝她瞅一下,继续牢牢盯着提姆威尔金森的眼睛。
  「然后……你在这儿……上大学……现在?」萨瓦娜继续问着,声音里毫不
隐藏她的反感。
  「科学系,物理和化学双学位,三年级。」比利面无表情地叙述,他的声音
低沉以至于那些原来远远坐着的家伙慢慢凑过身子努力听清他的话。
  「学校一定是为无收入人口降低了录取标准,」另一个小伙子自以为聪明,
沾沾自喜地扶扶脸上漂亮的眼镜说道。珊迪记得这个长着三角脸的小伙子名叫凯
文,原来麦迪逊高中的辩论队队长,现在在学法律专业。
  比利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他,「你也许想要重新组织一下语言,以便我这样贫
民窟来的傻蛋穷小子听得明白。」他平静的说道,语音里明显带着威胁。
  凯文在他的目光下尴尬地笑着,偷瞥周围的死党想要找到一点支持的目光,
但在他们眼中只有恐惧。他耸耸肩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你就是这个意思,」比利打断他,他的声音就像他的身体一样出奇
地平静。珊迪坐在旁边看着,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她能感觉到对话只差一点
就要失控了,但是不知道该如何阻止。
  「你是不是打橄榄球吗?」提姆突然问道,麦迪逊高中的前四分卫仔细看着
比利的脸。
  比利慢慢转过头来,嘴角上翘坏笑着微微点了点头。
  「你打哪个位置?」提姆接着问道。
  「防御组线卫,」比利说着朝提姆微微倾过身,「帅哥,你的锁骨长好了吗?」
  高中四年级的时候,麦迪逊高中爱国者队在一场比赛中惨败给图帕高中狼人
队,当时提姆是个天才的四分卫,在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狼人队队员狠狠撞
在提姆身上,撞断了他的锁骨。这导致他因伤退出橄榄球队,并因此放弃了成为
职业球员的梦想。
  现在,坐在学生会大楼的大堂里,被高中时期的敌人包围着,珊迪一下子跟
其他人一样明白过来,比利就是那个撞伤提姆的狼人队队员,同时她也明白下一
刻开始一切都将失控。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提姆大叫着扑向比利。
  比利的反应速度快得让每个人震惊,甚至珊迪这样久经训练经验丰富的格斗
家也惊呆了。比利猛地站起身抓住提姆的腰侧,转身用肩膀扛住提姆的前胸然后
摆臂一个大背包将提姆重重砸在摆满书本的桌子上,砸得书本和笔记四处飞扬,
提姆被砸的晕头转向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比利单手锁住了咽喉,提姆只能抓住比
利强壮的手臂努力呼吸。其他所有人都站立起来却不敢行动,看到提姆已经被比
利制服。
  「话说,」比利说道,他的话语在提姆的喘息声中依旧平静,「上一次你有
十多个穿着头盔和护甲的队友在周围保护你,这一次难道你认为自己比那时更有
优势吗?」
  好吧,珊迪心道,该做点什么来阻止事情走得更远了。事实上,即使比利揪
下提姆的脑袋用来打保龄也没关系,她只是不想让自己的男朋友惹上麻烦,她用
眼角余光看到有几个别的同学停下脚步看着这里的冲突,很快就会有人打电话叫
校警的。
  「比利,」珊迪轻声又坚决地说着,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住手,为了他
不值得。」
  「你放开他!」萨瓦娜颤声尖叫。
  比利转身朝珊迪点点头放开手,提姆喘息着爬起来。比利抓着他的翻领T恤
将他推回到萨瓦娜身边的座位上,提姆像一个醉汉一样无力坐倒。
  「你们这些家伙可以走了。」比利威胁地看着他们咆哮道。
  萨瓦娜用手架着提姆站起来,「走吧伙计们,让书呆子珊迪跟她的暴力狂男
朋友呆一块儿吧。」那帮富人家的孩子们跟在她后面慌乱离开,仿佛一群跟着母
鸡逃离危险的小鸡仔。
  珊迪转过头看着聚拢过来看热闹的十几个学生,「各位,没什么可看的了!
大家各回各家吧。」珊迪挥手让学生们散开,回头看到比利正低头捡起散落在地
上的讲义,便过去帮他一起捡。
  「你现在知道我的高中是啥样的了吧?」珊迪说道。
  比利停下手吸了口气不敢看她,「对不起。」
  「为啥说对不起?」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那个粗野的样子。」
  珊迪把脑袋靠到他的肩膀上,「他们才应该觉得可耻,是他们在围攻我们,
想要羞辱我们……羞辱我,他们自从进入高中就一直这样欺负我,把我当成他们
的出气筒,很抱歉把你也牵扯进来,但是是他们挑起的,最后……也是提姆先动
手的。」说着珊迪温柔地把他拉回到沙发上坐下。
  「我故意引诱他动手的。」
  「那他也应该像个成熟男人那样有面对挑衅的自制力。」
  「无论如何,我应该……也许……找个更好的办法来处理。我不是一个粗野
的男人,是的,我从小在一个动荡的街区长大,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如果有人
想对付我或者我爱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们后悔。但是我从来不无谓打斗,也从来
不会伤害我在意的人,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比利用祈求的眼光看着她。
  「我相信你……」珊迪说着保证地捏捏他的肩膀。
  「在我的街区长大生活,你得学会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你不能暴露一点点
的软弱,因为软弱从来不会换来同情。所以我不愿和人接触,不是因为我害羞,
而是因为一旦别人知道我来自何处,他们就开始用不一样的态度对待我。」
  珊迪看到了他眼睛里没有说出来的疑问,你会吗?你今后会用不一样的态度
对待我吗?珊迪看着他容易受伤的眼神,感觉又找到了一片小小的拼图,一个来
自社会底层的男孩爱上了富人区豪宅里的女孩,怪不得我把他吓得三年不敢跟我
说话。
  「我想是的,你在我眼里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你了。」珊迪看到他眼睛里的
失望,接着说道,「我去过那里几次,我不想说我知道在那里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因为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到过,我看到过那里的人们,看到过他们过着怎样的日
子。」
  「你在那儿做过义工吗?」比利问道。
  「嗯……是啊,」珊迪有点迟疑地回答,她作为暴风女侠的行侠仗义应该可
以算是义工的一种吧。「关键是,我知道那里有很多的绝望,很多的愤怒,却只
有很少的机会。但是看看你!看看你自己!你现在在这里!你会成为一个科学家!
一个伟大的科学家!我无法想象你克服了多少困难才来到这里,但是你做到了!
所以我说你在我眼里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你了,因为我对你的敬仰增加了十倍。」
  比利震惊地看着她,微笑着倾过身亲亲他的脸颊,「你简直就是暴风。」
  珊迪的笑容顿时消失,她知道早晚有一天她得跟他说出暴风女侠的秘密,但
是不该这么快,也不该让他自己来发现。「我……你说我是什么?」
  比利笑了起来,「对不起,这是我们那儿的俚语,意思是你很厉害。」
  「好吧,所以这算是表扬?」
  「对你来说,是的。」比利温柔地握住她的手。
  珊迪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心脏漏跳来一拍,心里想道,他只要用手触碰我一下
就能把我变成他的迷妹。她握住他的手拉到唇边亲吻,然后用脸颊摩擦他的手背。
  「糟糕,」比利突然说道,珊迪牵起他的手正好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手表,他
放下手道,「对不起,我得走了,晚上要打工……」他拿起背包开始收拾自己的
讲义和课本。
  「哦,」珊迪失望地说了一声,心想,我不想让你走!我刚知道了一点点你,
我还想知道得更多!「你今晚几点上班?」
  「大概……九点左右吧。」
  「那……要不你上班前到我家来吃晚饭吧。」珊迪看到他皱了皱眉,心里有
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我是说,如果你时间来得及的话……」
  「来得及,我想我赶得过来。」他说着笑了起来,珊迪也笑了起来知道他刚
才皱眉是在考虑时间安排。
  「我也许还能和别人换一个晚点的班,如果你想要我呆久点的话……」
  「太好了,只要你明天不会觉得太累,你想呆多久就多久……」
  「明天周六,我可以睡懒觉。」
  「那,要不你六点左右过来?」
  「好,六点见。」比利说着弯身亲亲她的脸颊,然后拿起自己的背包和摩托
头盔转身离开。
  珊迪看着他充满雄性气息的背影,这大概是分离唯一带来的福利吧……她开
心地呼了口气然后又皱起了眉头,「我赶紧研究下怎么做饭吧。」
              第十三章诱惑
  晚上六点,珊迪感觉自己就像个电影明星,这不是因为她的外表而是因为她
换了N多次的衣服,她换过了好几套裙子,甚至还试了2套礼服,但想到这些名
牌衣服可能会提醒比利想到两人之间的阶层差异。其中有几条裙子上面开口很低,
能暴露出她深深的乳沟,下面则秀出她修长的双腿。她知道比利一定喜欢她穿着
这条裙子的样子,但是她还不想发展得那么快……他答应过两个人要慢慢发展,
尽管她很喜欢比利,但毕竟两个人还了解得太少。她之前的恋爱都已失败告终,
这一次感觉不一样,她希望能有一个完美的发展。
  终于,她还是决定穿自己的日常校园装:蓝色牛仔裤,球鞋,深蓝色T恤。
最后她还给自己化了一分钟的简妆,口红,一点点睫毛膏,一点点腮红。打扮好
以后,珊迪冲下楼梯到厨房准备晚餐。
  不一会儿,门铃的响声让珊迪急切地跑到门口,微笑着打开门。
  「你好。」
  「你好,」他说着递给她一朵红玫瑰。
  「哦!」珊迪开心地接过花,将玫瑰凑到鼻子上深深吸了一口甜甜的花香。
  「还有这个……」比利说着另一只手从背后又拿出一瓶红酒递给她。
  「你好有心!!」珊迪看了看酒标,这是一支评价极好的澳洲产红酒,也是
她最爱的一种红酒,「选得真棒!」
  「好吧,这不是他们家最贵的那种。」比利有点抱歉地说道,「但这个酒的
瓶塞是真软木的,而且也不是礼品装,所以我想应该不错。」珊迪笑了起来,把
酒夹在腋下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到客厅里。
  「漂亮房子啊。」比利欣赏着四周宽大的空间和豪华的装饰。
  「是啊,还不错。」珊迪走向厨房,「你上次没进来是吗?」
  「没进来,」比利斜靠在厨房的门框上说道,「我看你家客厅比我们家整个
房子还大。」
  珊迪低头往两个盘子里装色拉,回头耸耸肩说道,「我能说什么呢?我们家
有钱,请不要因为这个鄙视我。」
  「哦,我可没有,」比利向她保证,「如果来一次革命,你们会是第一批被
审判的,但在此之前,我很高兴能享用腐朽资产阶级家的美食和勾搭他们家的漂
亮女儿。」
  珊迪笑着对他摇摇色拉叉,「你这个坏蛋!」
  「我知道,有时候我也受不了我自己。」
  「对了,你什么时候要去上班?」珊迪问道,转头过去准备食物。
  「今晚12点左右,」他靠在门框上看着她,「我跟同事换了班。」
  「你想要12点再走吗?我们可以一起看个电影。」珊迪说着把意面放到沸
水里,这样他们吃色拉的时候意面就煮好了。
  「听着不错。」
  珊迪转身看着他,他还是那样随意地靠在厨房门框上,但他看着她的眼神一
点也不随意,他脸上带着温暖的坏笑,表情里隐藏着火热的欲望。珊迪感到自己
的心跳加快,喔,姑娘,她对自己说,记得你告诉他的话,慢慢来。
  两人边吃边聊,尽管话题漫无边际却无比享受对方的陪伴。吃完饭,珊迪把
他带到家里的视听室,比利看到里面的大屏幕电视,蓝光影碟机和5。1声道的
杜比环绕立体声系统不由吹了一声口哨,然后看到珊迪打开一个装满蓝光电影的
柜子开心地笑了一声。
  「我会慢慢习惯这种生活的。」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柜子里海量的电影光碟。
  「怎么说呢,」珊迪笑着耸耸肩,「有的时候有钱人的生活也不错,帅哥,
你随便挑一个吧。」从他热情的眼光里,珊迪看出他是一个热诚的电影迷,又一
片拼图,珊迪想道。
  好像为了证明她的想法,研究了半响以后,比利拿出了北非谍影的影碟。当
珊迪承认自己没看过这部电影,比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坚持她必须补上这堂电
影文化的必修课。
  2个小时不到的电影结束,珊迪发现比利还真是个影迷,他完全沉迷在电影
里一点也没有跟她亲热一下的动作。不过公平地说,她也很喜欢这部经典的老电
影,情节感人,节奏明快,台词优雅又别有深意。最让她感动的是结尾,亨弗莱
鲍嘉扮演的瑞克把自己深爱的女人——英格丽褒曼扮演的伊斯莱和另一个男人一
起送到其他安全地带,而自己留下继续同纳粹战斗。这种表面漠不关心,内心充
满高贵的自我牺牲精神有点像……非常像她自己的两面生活。珊迪用遥控关上影
碟机,在黑暗中不发一言地坐在比利身旁。
  「这个电影很不错吧?」
  「很好看。」
  「这是我最爱的电影,一切都那么完美,剧本,演员……特别是鲍嘉……」
  「比利,」珊迪打断他的话,「你有没有觉得……」她停下话语,犹豫地想
找到准确的表述。
  「什么?」比利转头看着她,在影碟机电源灯幽幽的光线下看到她面部凝重
的表情,温柔地问道,「觉得什么?」
  「你觉得你会像他一样吗?」珊迪也转过头来看着比利,她的眉毛拧成了一
个结,「为了公平和正义放弃你最爱的人去战斗?」
  比利也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好突兀,但是看着珊迪的表情,他明白这个问
题对她来说是个很大的困扰,「我不知道,」他停下来想了想接着道,「我想这
个问题只有身临其境的时候才知道答案,对现在的我来说……我举得我不会为了
任何事情放弃你。」
  珊迪听出了他话语里的坚决和承诺,行侠仗义一下子被抛到了脑后。比利伸
出手来握住她,珊迪感觉到他温暖有力的手掌将自己的小手包裹起来,伸出另一
只手轻轻用指尖抚摸他的脸颊。比利微微倾过身子,珊迪微分双唇仿佛给他无声
的邀请,比利温柔地吻上她的嘴,两人的唇瓣亲密接触。
  比利略略抬头观察她的反应,珊迪的手顺着他的脸颊绕到后脑,温柔又坚决
地将他拉向自己,他的唇再次亲了上来,这次不那么温柔但却加倍认真。
  珊迪闭上眼睛分开双唇,让他吻得更深更激情。比利松开她的手,转而搂着
她的背将她的身体拉近。她顺从地贴近他,皮沙发随着她的挪动在身下吱吱呻吟。
他的另一只手搂着珊迪的脑袋,更深更坚决地吻她。
  两人的身体紧贴着,珊迪能感到自己的乳房紧紧贴着他宽阔健壮的胸膛,两
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男性的体味包围着她,一直以来她身边的男人们用的昂
贵的古龙水让他们闻起来就像个娘们儿,而这个男人的古龙水虽然廉价,但味道
却充满了尖锐的烟草香,让他闻起来就像个真正的男人。
  珊迪一只手留在他脑后纠结在他卷曲的短发里,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肩膀抚摸
他的胸肌,希望他明白这个暗示用手来抚摸她相同的部位。与之相对,她感觉到
他的手从她的背部往下用指尖挑逗地轻触她的屁股。差不多的意思,她心里想道,
喉咙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呜咽。
  比利打断亲吻,温热的唇顺着她的脸颊向下来到她的秀颈,珊迪感觉到敏感
肌肤上的火热喘息不由仰头向后。比利亲吻着她的颈侧,时而挑逗地轻舔,时而
轻轻咬下,另珊迪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阵阵抖颤。他的手不再轻轻触碰,而是开
始温柔地揉捏她的臀肉,珊迪温柔地呻吟着张开眼睛,两人目光对视,呼吸越来
越粗重。
  突然,珊迪抬起左腿越过他的大腿跨坐在他身上,然后捧着他的脸贪婪而又
即可地亲吻他。她的唇紧紧贴着他的,舌头伸进他的嘴淫荡地挑逗他的舌头。她
感觉到他坚硬的私处隔着牛仔裤的布料紧紧贴着自己的股间,前后摇摆屁股让他
的大鸡巴摩擦自己的私处。比利的手放开她的屁股转而抚摸她的乳房,挑逗地按
压使珊迪的乳头迅速挺立起来。她打断激吻仰头嘶哑地呻吟起来。
  「这个慢慢来得有点多啊,」比利喃喃说道,嘴边浮起色色的坏笑。
  珊迪抬起头看着他,她棕色的眼睛半闭其中充满了欲望。突然,她猛地睁大
眼睛,一脸恐怖地瞪着比利。她推开比利坐回沙发上,手忙脚乱地向后一直退到
沙发的另一端,双手颤抖嘴巴张开激烈地呼吸着。
  天呢,她害怕地想道,我的行为就跟噩梦里一样!就像个荡妇!天呢……我
是怎么了?
  珊迪正在挣扎着让自己平静下来的时候,比利又惊讶又困惑地看着她,过了
一会儿,他摇摇头挫败地重叹了口气。叹气的声音把珊迪的注意力吸引回到他身
上。
  「天呢……比利……真对不起……」她一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努力平静自己,
一边语无伦次地解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是啊,随你怎么说吧,」比利转过身体坐回到沙发上,眼睛避开她喃喃道。
  「比利,求求你别这么说,这不是因为你的原因……」珊迪感觉到他的挫败
感,请求道。
  「那我特么该怎么说!?」他站起来咆哮道,他狂暴的反应把珊迪惊呆了,
比利伸手抓揉着自己的头发,「上帝,前一分钟你热情如火,后一分钟你对我就
像对一个刚从下水道里爬出来的怪物。我还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们这些富二
代,都是一回事……」
  不是的,珊迪想道,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感觉到曾
经拥有的能够在一起的机会正在从掌中溜走,他以为我拒绝他是因为他来自贫穷
家庭……
  「比利,听我说!」她坚决地说道,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这不是因为
你!是因为我,都是我不好!我曾经经历过一些事情……」她闭上眼睛摇头,想
要找到正确的言辞。
  「比如?」比利问道,他的声音里还有怒气,但也带着一点关心。
  「我……」珊迪想要说话,但是话语梗在她的喉头。她想要向他倾诉一切,
告诉他自己就是暴风女侠,想要在蜷缩他的怀抱里把那些羞辱和噩梦都告诉他,
让他温暖有力的双臂驱走自己的痛苦。但是她不能,她还不了解他,现在还不能
说。
  「我不能告诉你……对不起。」她低头沮丧地说道,一行热泪滑下她的脸庞。
  「行,」比利的挫败感又回来了,他生气地点头道,「我猜我大概没法理解
对吗,我一个贫民窟出生的蓝领阶级怎么可能理解白富美的心思?」
  「比利,不是这……」
  「省省吧,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天真到以为会跟你有发展,一定是特么的脑残
了。」说着他套上靴子走出来房间,珊迪惊呆在沙发上,听着他沉重的脚步走上
楼梯,反手甩上大门,然后是摩托车离开的轰鸣声。珊迪将膝盖蜷曲到胸前,脑
袋深深地埋在手掌里。
  8个月前当她跟桃丽分手并且彻底失去她的友谊之后,珊迪一直想知道女侠
生涯还会让她付出多少代价,现在她知道了。
上一篇:【医院风流】(完)
下一篇:【一段杭州白领丽人的真实故事】(完)

©2014 - 2015 激情五月天

www.s6yt.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