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JFI 69 柏原麻优】(完)

  肥田拙男走出挤满黄昏下班人潮的电车站,到便利商店挑了一个最便宜的特
价便当。
  今天下午,课长宣佈好消息,下个月肥田便会由一般社员,升迁为主任。他
本想大吃一顿庆祝,但距离发薪日还有五天,不单钱包里现金无多,就连信用卡
的额度,亦早已刷爆了……
  (这几天都要勒紧肚皮……但是为了麻优酱,一切都是值得的!)
  挽着便当,推开公寓房门,墙上的等身大柏原麻优挂轴甜笑相候,彷彿在说:
「肥田君,你回来啦。」
  肥田拙男人如其名,天生矮胖内向,从未恋爱,三十出头仍是个处男。自初
中时代起便只沉迷於动漫及游戏,没想到,去年却对三次元的柏原麻优一见锺情。
  少女偶像团体「JAPANFANTASTICIDOLS47」,简称
「JFI47」,创团以来即大受欢迎,规模不断扩充,成员陆续增加到69人,
目前最新的队名是「JFI69」。而最新入团的第69人,正是——柏原麻优。
  十八岁的柏原麻优,天使般的无瑕脸蛋,加上能歌善舞,初出道便成为万众
瞩目的超新星,备受无数歌迷追捧,更被传媒称为『8964亿光年一遇的奇迹
美少女』。
  肥田向来对真实的女生全无兴趣,但偶然瞥见一幅柏原麻优的照片,惊为天
人,自此便一头栽进『麻优酱』的世界。除了收集所有『生写真』、海报和写真
集;他更大花积蓄,甚至刷卡透支实行『大人买』。网购的一箱箱唱碟,塞满小
小的公寓,只为推高柏原麻优的单曲销量,好让她能长期保持超高人气,站稳团
中的『CENTER』位置……
  (还好下个月就升职加薪,不然铁定会破产!不过以后薪水变多,可以更常
去剧场看麻优酱的公演了!近来真是好事连连,后天就是我第一次参加麻优酱的
握手会呀!)
  环顾四壁贴着、挂着的十多个柏原麻优,每一位都有一双又白又滑的小手,
想到后日自己便能亲手握住,肥田顿觉下腹一热……
  (呜,不行,不能对麻优酱不敬……我跟那些对她满脑欲望的不纯色男是不
同的!)
  肥田匆忙点击滑鼠,随便播放一套AV,再拉开裤链,把欲念向平庸的女优
释放——
      ***********************
  「肥田,这份文件,你立刻代我拿到银座去,亲手交给木削专务。」
  课长继续解释,总之不晓得是谁的疏忽,专务今晚跟重大客户作商务晚宴时
要用到的重要资料,居然遗漏了整整四页附件。
  「你没见过专务这么高级的高层吧?不用怕,木削专务年资虽老,待人却很
和蔼可亲,让他看看你的胖脸,说不定对以后有利呀。」
  (好险!幸亏是今天,不是明天……我已申请休假准备好去麻优酱的握手会
啊……)
  肥田拙男小心翼翼地带着文件夹,转乘了几程电车,日落前终於赶到银座区
的一栋高级酒店。
  (课长说房间号码是『3001』……)
  乘升降机来到三十楼,装潢华丽的宽阔走廊中央,仅有一大扇棕色门户。
  (不愧是专务!是独佔全层的总统式套房?)
  肥田拨好头发,拉直西装外套,略带紧张地按下门铃,之后等上了五分钟,
都没有回应。
  他正想再按,右手无意间摸上木门,意外地一推即开。
  (门怎么没关好?只是虚掩?)
  「木、木削专务?你好,我是肥田……」
  肥田大着胆子,一边开门走进去,一边自我介绍……但木削专务根本不在,
套房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房间好大!可以放多少叠榻榻米?)
  会社领导阶级的生活水平,完全不是肥田这种低级社员所能想像。天花板上
璀璨的水晶灯、放满洋酒的小酒吧、一张几乎有他整间公寓那么大的双人床……
  房间一侧全是玻璃幕墙,可以遥观俯瞰夕阳下半个东京的景色。
  (这就是专务的视野啊……我能踏足这种豪华套房,一生大概只有这一次吧!)
  肥田童心忽起,放下文件,立於窗边拿出携带电话,扮作精英,自言自语:
「咳、咳,喂?我是木削专务!」
  「木削专务,你好!很抱歉哦!我来迟了!」
  背后突然有人说话,肥田慌忙转身,一望见眼前人,不禁冲口而出:「麻、
麻优……酱?!」
  房门不晓得在何时已经无声地关上,一位身高约一百六十多公分的少女站在
肥田面前,恭敬地向他微笑鞠躬:「是!我是柏原麻优!初次见面,请专务你多
多指教唷!」
  (真、真的是麻优酱!是本、本人!)
  柏原麻优披着一头及肩的黑长直秀发,睫毛卷翘,眼睛水亮,脸颊微红,笑
颜灿烂;身穿JFI69其中一套招牌制服,白恤衫系有蝴蝶形的绿领结,外罩
一件深蓝色镶金边的学生外套;搭配半截极短的绿格子迷你裙,露出雪白修长的
美腿;再衬上小白袜和黑皮鞋,跟本身是女高中生的她非常匹配,青春气息洋溢。
  (太、太可爱了!咦?麻优酱为何会出现……)
  「事前听说你是专务,我还以为是个老人呢!没想到木削先生你这么年轻,
真是年青有为哦!」柏原麻优踏前一步,细看比她还矮上一点的肥田,双方面孔
距离不倒几公分,教他紧张得几乎窒息。
  (好、好近!比握手会规定的距离近得多……可是,糟糕,麻傻酱误会了,
以为我是木削专务……)
  「啜!」柏原麻优忽然凑嘴一亲肥田的胖脸,吓了他一跳:「麻、麻优酱?!
你、你……」
  美少女噗哧失笑:「专务你好害羞哦!不是你指名要我,来当你一?期?一?
会?的?情?人?的?吗?」
  肥田脑袋轰的一声,顿时明白过来——
  (枕、枕营业!卖春!那些关於JFI的抹黑丑闻……原来全是……真的?)
  「专务,你放轻松些嘛,把一切交给麻优,麻优会让你觉得物有所值的,嘻
嘻,啜……」肥田赶来银座时,热出满面油汗,但柏原麻优毫不嫌弃,亲遍他两
边面颊:「坐下来,让麻优好好奉仕你……」
  (麻优酱……居然会为钱……做援交!)
  肥田震惊心痛,被轻推得坐上真皮沙发;柏原麻优一扫裙摆,在他脚前双膝
跪地,两手熟练地松开男装皮带、裤钮和拉链,再俐落地褪下长裤及外裤:「
『小专务』半硬了呢!」
  单只见到柏原麻优近在眼前,肥田的分身已经起了反应;再被连亲脸庞,更
加硬了五成,如今暴露於空气中,杂乱阴毛间的男根,正四十五度地斜勃向天:
「麻、麻优酱,你、你别叫我……专务,我、我不……」
  「你不喜欢我叫专务?那我叫你……主人吧!好不好?主~人~?」柏原麻
优娇声拉长鼻音说话,顺势一嗅肥田的下体:「唔……好浓的气味!」
  (糟!我昨晚没有洗澡,醒来就去上班……)
  「没关系,麻优最喜欢这种色色的气味,嗦、嗦~~」小巧的鼻尖像可爱幼
犬般连连吸嗅,少女同时五指圈住雄茎,轻轻地上下套弄:「还未完全勃起就这
么粗大了,主人你好厉害唷!」
  (昨晚才幻想过麻优酱帮我打手枪……现在竟然成真了!在明天的握手会之
前,她竟然握着我的肉棒……)
  「不过,主人你是假性包茎哦?」柏原麻优打量包皮上的狭窄开口,肥田尴
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却毫不在乎地甜甜一笑:「正好,麻优最擅长应付包茎呢!」
  「啧、啧……」她随即伸出舌尖,点上包皮开口,一下一下,集中舐弄;又
吐出唾液湿润,勤快地逐渐舔松过长的包皮:「好,要翻来啰——」
  肥田微觉一痛,太长的包皮已被柏原麻优动手拉下,现出来那一晚没洗过的
龟头上,沾有不少白色秽物:「主人不乖,没有洗澡?那麻优来帮你『即尺』吧!」
  (即尺……不洗就……口交?)
  「雪、雪……」粉红小舌灵活舐舔,将棕灰龟冠上的包皮垢吃得乾乾净净;
  舌面再沿着龟颈滑落,反覆上下拂扫极敏感的包皮系带:「麻优开动咯……
啜、啜……」
  (呜!麻优酱含着我……又吸……又舔……天、天国啊……)
  JFI69的第一歌姬,抹有浅红唇彩的小嘴圆张,含住肉棒,唇吮舌卷,
仔细服务:「雪、啜……主人的松茸……好好吃……啜、雪……」
  「啧、啧……」女高中生一边保持口活,一边腾出双手,自行脱下深蓝制服
外套;再逐一松掉衣钮,将纯白短袖恤衫左右摊开,让墨绿蝴蝶领结下的半裸上
身曝光——
  (对……除了『千亿光年奇迹美少女』……麻优酱还被叫作……童颜巨乳!)
  十八岁尚未彻底长大的少女体型,个子不高,肩膀不阔,偏偏胸前却生着一
对超前发育的三十多吋DCUP美乳,此刻在白色蕾丝半罩杯胸围的裹勒下,倍
显丰满性感,害得肥田快要喷出鼻血来。
  「啜、啜……主人很想摸麻优吧?」柏原麻优主动牵引,拉肥田双手按上丝
质胸围:「来,尽管摸麻优……」
  (好大!好柔软!还暖暖的……这就是麻优酱的胸部!)
  肥田忍不住隔着内衣,轻揉一双掌心上份量十足的乳肉,不敢太过越轨;巨
乳的主人见他如此保守,继续啣着阳具,含糊诱导:「雪雪……解开胸围,直接
摸嘛……啜啜……扣子在前面……」
  好歹看过不少AV,知道甚么是前扣式胸围,短胖的指头笨拙地摸索良久,
终於把雪色的蕾丝罩杯向两旁打开——
  「麻、麻优酱……你的胸部……好、好好看!」
  绢纸般的无瑕肤色,竹笋形的上翘胸脯,樱桃似的娇小乳蒂,既是美乳,又
是巨乳,肥田颤着双手承托感受乳球的重量,不禁十指收收拢,搓揉起来:「麻
优酱……你叫我摸,我就摸了……」
  (好滑的皮肤!摸着好舒服!)
  「雪啜……你放胆摸……还想摸麻优的乳头吧?」
  (麻优酱的乳首……像樱花漂亮……)
  肥田掌抓乳团,空出姆指、食指,拈着两点乳尖搓弄;柏原麻优体质看来非
常敏感,峰顶一下子便充血勃起:「呜……主人你摸得麻优好有感觉……」
  「你欺负麻优,麻优也来欺负你……主人,别忍着,先射一发吧?」柏原麻
优朝肥田抛个媚眼,口交的速度及力度忽然一同加快加重:「啧、啧、啧~~雪、
雪、雪~~」
  (哇……这才是麻优……认真的……口交?嘴巴和舌头都动得……好、好快!)
  肥田持续按搓两个乳球,搓得它们沾满自己的手汗,微微发热;一直俯望跪
地的艺能界超新星,埋首他的胯间,殷勤吃棒;大半根阴茎,被偶像团的主角纳
入嘴巴,泡着温唾,唇转舌旋,感受不断提升……
  (麻优酱现在的样子、在帮我吹喇叭的样子……好、好美啊!)
  整齐的黑长直发丝,因着脑袋连番纵向起落而紊乱;额角忙得渗出汗珠,俏
脸腮帮绯红;姣好双唇大扩,紧贴着涂满口水的肉桿子,快进快退;颈际绿蝴蝶
领结下的裸胸,起伏摇曳;柏原麻优抬起眉眼,仰望肥田,吞吞吐吐,断续哀求:
「主人……雪啜~射出来!雪啜~射给麻优!雪啜~雪啜~雪啜~」
  (呜……要、要射了!)
  肥田坐着的屁股仰起,下阴前挺,忘形地捣进那唇红齿白的天堂,龟头大肆
喷射:「哇——」
  「唔、唔……」柏原麻优不单任由对方作口内发射,还非常体贴地口啜手撸,
让肉棒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啜啜、啜啜啜……」
  (居然射在麻优酱的嘴巴里……她一定会生气……)
  肥田惴惴不安,只见柏原麻优并拢双手,张唇把又多又浓的白浊精液,全部
吐於掌心,积成一个小小的池塘:「嘻嘻,射得超~~多呢!」
  女中高生不恼反笑,捧着满手精浆,俯嘴下去,朗声啜饮:「啧、雪~~啜
啜~~」
  (JFI的柏原麻优在喝我……肥田拙男的精子!)
  「啧啧……好吃……感谢招待……」柏原麻优像小猫吃奶一样,伸舌细舐得
两边手心再无余精,这才站起来拖住肥田:「去浴室清理一下吧——」
        *******************
  总统套房的浴室,自然同样阔敞华丽,但在正常应有的设备之外,另有一系
列的东西震撼了肥田——
  (透明矮凳、浴缸、灰色浮床?!全是AV里土耳其浴、泡姬的标准道具!)
  柏原麻优把肥田剥光了,她自己亦脱成全裸:「主人,麻优来帮你洗洗。」
  柏原麻优本就裸了上身,等摘下绿领结,一并脱掉迷你裙、内裤及鞋袜,便
变得一丝不挂。首次瞧见的纤腰桃臀,当然令肥田目不转睛;更诱人的则属大腿
狭间,那一缕乌黑油亮的柔顺耻毛……
  「沙~~」柏原麻优让肥田坐上透明的矮凳,又再跪在他跟前,用莲蓬头替
他沖身;水珠弹溅,爬满乳沟、沾湿阴毛,教肥田看得连吞口水。
  「麻优来帮主人擦身。」她用的不是肥皂,而是将沐浴乳液抹遍自己胸腹,
再搓起一大片泡沫,然后往肥田的裸体抱过去,贴身斯磨。
  (麻优酱在为我当风俗孃!我肯定是在做梦呀!)
  柏原麻优让自身的肥皂泡涂到肥田身上,开始为他擦身——所用的,正是她
沾满沐浴液的下体毛发:「沙、沙……」
  湿透的耻毛,比任何毛巾、刷子更柔滑,全裸的女偶像或站或蹲,时左时右,
将女阴抵上肥田的肩臂、膝腿,上下婆娑、来回摩擦:「舒服吗?」
  「舒、舒服……」
  毛丛下那两小片女体最柔软的唇肉,若有若无地拭擦肥田的胖躯各处,甚至
坐上他一边大腿,反覆跟浓密的脚毛互相磨擦:「沙、沙……」
  裸女前后挪移,胸前泛起白里透红的乳浪,正好对准肥田的胖脸,柏原麻优
善解人意,掌捧下乳,送到他唇前:「嘻嘻,主人想吸麻优的巨乳?」
  肥田大点其头,舌舔嘴吸,尽情品嚐人气歌姬的青春嫩乳:「啜啜、啜啜…
…」
  (麻优酱的乳肌……好好吃!乳首在我口里,被吸成大大的一颗!)
  「主人更想摸摸——这里吧?」柏原麻优挽起肥田的右手,着他伸出食、中
二指,探向她两腿间的私密花园:「要温柔些哦!」
  (麻优酱让我指插她下面!这就是女生的里面?好紧窄、好柔软、好暖和…
…)
  「对,手指前后抽动,可以再快些、重些……一边吸麻优的美乳,一边指奸
麻优吧……好,就是这样……主人真聪明……」
  「啜、啜……」「嗤、嗤……」肥田的吃奶声、指插声,在浴室回荡;女高
中生也因为指奸的快感,半闭眼帘,咬唇低吟:「呜……好……主人,再快些、
再深些……要……高、高潮了……哎~~」
  美少女两腿一合,夹紧肥田的手腕,上半身发抖软倒,搂趴着他的肥肩,小
口喘气:「嗄、嗄……」
  (还是处男的我,竟然有能力让麻优她升天!)
  柏原麻优小休片刻,抬起头来,感激地一吻肥田厚厚的耳朵:「该麻优……
让主人爽了……」
  她跪到肥田后方,像雌蜘蛛般从后搂抱,细吻他的短颈肥腮;双峰同时紧贴
胖背,用两颗发硬的乳头,连划圆圈挑逗;一双玉手前伸,用泡沫搓洗雄性的阴
毛,更不忘玩弄已二度膨胀的男人肉肠:「又硬起来啦!」
  「麻优要你变得更硬哦!」背后突然没了动静,然后肥田突然感到肛门一凉
——原来是她躺着钻到中空的透明矮凳下,仰头动舌,在大舔胖男的菊穴:「啧、
啧……」
  「麻、麻优酱!那里不行!好髒的……太难为你……」
  「那里髒呢?刚才我都仔细洗过了……啧啧~~嘻嘻,少说口是心非的话了,
不爽吗?」
  「爽、爽呀……」
  「那就乖乖闭嘴,好好享受JFI柏原麻优的舐菊奉仕……啧、啧~~雪、
雪~~」
  (呜……好灵、好长的舌头!像蛇一样……分开我的肛门,直舔里面……好
舒服!太舒服了!)
  「舔完菊花,轮到蛋蛋……雪、雪~~唔,蛋蛋变得硬硬大大的,里面又产
生新的精子了……啜、啜~~」
  (连金玉……麻优都愿意亲……舌头好湿好滑,吻得肉袋发麻……还、还半
含进嘴里?)
  「唔、唔……看见吗?主人的蛋囊,被麻优我啣在口里……啜、啜~~好大
的蛋蛋……」
  肛门、阴囊之后,柏原麻优终於从凳下伸出头来,在肥田两腿间,仰头第二
次为他口交:「呜唔、呜唔~~主人,今次就……颜射麻优?」
  「好!好……」
  柏原麻优仰躺昂首,右手抽套茎身,左手按摩睾丸,悠长的舌尖针对龟冠马
眼裂口,专注挑拨、执拗钻探、不住拍打:「来,快,颜射麻优,弄髒麻优的脸
蛋吧……」
  「呜——!」肥田打个冷颤,十八岁的小美女忙控稳抖动的肉棒对准自己,
接受雄精的迎面洗礼——
  红遍亚洲的日本天使,被丑陋难看的阴茎连喷白沫,射得发面俱是,精黏眼
睫,双眸难睁,一脸狼狈,不堪入目;却依然摸索着把刚泄了精的龟头移到唇畔,
运舌舔净残留浊液:「啜、啜~~」
  (扫除口交!麻优在帮我做扫除口交!)
  「主人,你也帮麻优口交好不好?我们来一次『69』吧!」
  「6、69?麻优……你、你懂?」
  「嘻嘻,你以为我是凭甚么成为JFI的第69人?就是凭我当练习生时,
用全团最好的69来取悦睾元康制作人哦!」
      ***********************
  (麻优酱的秘处……就在我的眼前……嘴边!)
  两人回到浴室外的大床上,柏原麻优让彼此躺成男下女上,她俯趴着温柔口
交,慢慢唤醒二次射精后的男根;肥田仰卧的头上,则是无数宅男梦寐以求的偶
像女阴。
  「雪、啜~~主人,你快亲麻优那里嘛……」
  「是、是!」肥田鼓起勇气,拨开遮蔽牝户的柔丝,便看见一扇嫣红;柏原
麻优热情如火,令肥田极想回报她,立刻嘟起厚唇,往上亲去:「啜……」
  (就像看AV那样,温柔小心地为麻优酱口交……先亲阴阜、再吻阴唇……
  上面那里就是阴蒂吧……喔!麻优的阴蒂好大啊!)
  「啧、啧~~雪、雪~~麻优酱,是不是这样子……有没弄痛你?」
  「没、没有……呜……你……好懂……对,拨开我……亲里面吧……舌头伸
进去……」
  「好……雪啧、雪啧~~唔、唔~~」
  (唇肉好柔软!麻优酱这里面咸咸酸酸的……我喜欢!)
  「啜、啜~~主人,你真厉害……你又硬了……」
  「你、你变得也好湿……啧、啧~~」
  「呜……麻优受不住了……主人快和麻优……做爱……」
  「我、我可以跟麻优酱你做、做……?」
  「当然可以哦,制作人规定我们『恋爱禁止』,但没说『做爱禁止』哦——」
  「主人,麻优来啰……」柏原麻优动情地爱抚肥田两颊,左足跪、右足蹲,
以单脚发力的骑乘位,秘穴向下吞没了肥田的处男阳物:「呃……」
  (我、我舍弃童贞了!是麻优帮我破除处男之身呀!)
  柏原麻优右脚踏床,升降腰臀,由慢而快地吞吐朝天的肉棍:「呜,主人你
的肉棒,又长、又粗、又硬……胀死麻优啦!」
  (这就是做爱的感觉?女生里面,凹凹凸凸、湿湿滑滑、烫烫暖暖……好惬
意!)
  小手按着肥田的胖肚皮扶稳,柏原麻优越坐越深,肉穴将整条肉肠深深地吃
进去,再不舍地吐出来;赤裸的腰肢晃动,连带胸前一对豪乳,也高高抛起,重
重落下,看得躺在她身下的肥田眼花缭乱。
  「啊嗄、啊嗄~~」JFI的舞后一连骑了一百多下,右腿倦了便跪下,换
成左脚踩床,又再使劲骑乘纳茎:「喔……主人你射了两次,今次会更硬更持久
……爽死麻优了~~」
  「麻优……你也磨得我……好爽……」
  「嘻,我还有秘技未使出呢!」柏原麻优再转变动作,改成双脚一同採蹲姿
骑乘;再弯下二十多吋的小蛮腰,贝齿轻啃肥田既黝黑又长有多根杂毛的乳头:
「啜~~」
  「哇!麻优……」
  「男人的乳头也很有快感吧?」
  (天、天国啊……麻优的蜜穴咬着我的分身……她的小嘴也咬着我的分身…
…)
  「嗄、嗄~~主人,我脚累了……换你进攻我,用……『火车便当』!」
  「喔,我试试——」
  肥田笨重,柏原麻优娇小,『火车便当』体位一拍即合,胖男模仿AV所见,
环抱少女的蛇腰圆臀,站着插入:「麻优酱,我要动了……」
  「嗯……」秋叶原的剧场偶像用藕臂圈紧性伴的肩膀,将精緻的下巴搁上他
的胖膊:「动吧……这是麻优最爱的体位……」
  肥田深吸一口气,使力摇腰摆茎,开始突刺十八岁女生的花隧:「啪、啪、
啪~~」
  「喔~~好、好棒!」
  胖男虽然脚短,却是重心较低,站得稳固;加上腰粗臀厚,单只晃动施力,
已经足够欺负瘦上他一半有多的幼弱少女:「那我再……动快些!」
  「啪!啪!啪!」
  「哎!主、主人……」柏原麻优感觉被力插到心坎里,两手紧搂裸男,模特
儿级数的一双美腿,亦交叉扣上胖臀,好让对方插得更深:「插麻优、插我!」
  迷恋了一整年的偶像明星,在自己耳畔娇吟求欢,肥田彷彿服了媚药,浑身
涌出使不完的力气,猛地发动攻势,硬了再硬的阳具,既快又重地力贯爱液淋漓
的阴道:「啪~嗤!啪~嗤!啪~嗤~」
  「喔、喔~~麻优被主人……FUCK了~~我被主人FUCK了~~」
  「嗄、嗄……麻优酱,你说甚么?」
  「我们团名JFI的真正意思,不是甚么JAPANFANTASTICI
DOLS……而是JAPANFUCKABLEIDOLS……只要有钱,像专
务主人你……就可以FUCK我们……」
  (我们没有那么钱……今晚之后,我再没机会跟麻优酱做爱了……我要好好
握……)
  「麻优酱,我也有……想用的体位……」
  「嗯,来、来吧——」
  柏原麻优万分配合,双掌双膝按跪地毯,全裸地乖乖摆出恬不知耻的母狗姿
势,高高蹶起屁股,让肥田站着从背后插入湿淋淋的淫穴:「啪~啪~啪~」
  本来明天只可以在握手会上轻轻握手,匆匆合照,高不可攀、神圣不可侵犯
的万人偶像,现在被肥田毛茸茸的鼠蹊连轰粉臀,股肉发红,浪穴断续向下大滴
淫水:「吱嗤~吱嗤~」
  肥田扶着少女的柳腰,越趋纯熟地抽送分身,活用立体的龟稜蘑菇,欺凌花
径的每个角落,戳得柏原麻优唉唉乱叫;他自觉又想发射,但为多享受这梦幻般
的一刻,只咬紧牙关,死命憋住……
  「主人……」伸直纤臂撑地的柏原麻优,媚丝细眼地勉力回头,脸红娇喘,
濒临泄身:「麻优我今日这么乖……拜託你以后要……多多关照我哦……如果有
电视剧……电影……请投资在我身上……」
  肥田胡乱点头,弯身俯前,左手继续抓住细腰作最后冲刺,右掌逮住柏原麻
优的乳球握捏蒂尖,胖面凑嘴向樱唇索吻:「麻优酱,我跟你还没接过吻……我
想跟你……一边亲嘴……一起高潮……」
  柏原麻优嘤咛一声,蓦然像害羞起来,腮颊红晕更盛,乖巧地垂下眼皮,向
肥田奉献水润丰唇:「啜……」
  「雪啜~雪啜~雪啜~」肥田亦闭上眼睛热情湿吻柏原麻优,四唇交叠、两
舌纠缠,教他无比激动,大大掰开两条肥腿如同化身公狗,趴骑於玉背素股狠狠
抽插,终於龟头暴胀,失守爆发:「啪!啪!啪!啪!啪~~」
  喷洒热精一烫花壁,柏原麻优再跟不了肥田亲嘴,仰起汗红脸蛋,抽搐吟叫:
「丫、哎、呃~~麻优的花心……麻优的CENTER……被主人插、插坏了~~」
  (中出了!我中出了JFI69的柏原麻优!)
  一男一女维持狗仔式的体位,男根女阴仍然相接,双双大口透气:「嗄、嗄、
嗄……」
  肥田跪在地毯上,遥望总统套房的门户,如果刚才没有打开这一扇命运之门,
他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跟柏原麻优结合的……
  此时,木门倏地被从外推开,一个穿西装的老人走进房来——
  柏原麻优还未从高潮余韵中恢复过来,双手又按地支撑着身体无法遮掩裸胸,
立时羞急尖叫:「你、你是谁?!」
  作狗爬姿势的裸女臀后,阴茎仍没拔出来的肥田拙男望见眼前貌似和蔼可亲
的老人,瞬间明白过来:「木削……专务……」
  「甚、甚……甚~~~~么~~~~?!」 女生惨叫般的咆哮,响彻整个
楼层——
                (完)
上一篇:【女友静妤--堆满情欲的二十五平米】(03)
下一篇:【深夜游戏节目】(23)

©2014 - 2015 激情五月天

www.s6yt.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