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被招唤到RPG风的异世界,却得到了【喜欢NTR】的技能】(01-02)

  被闇之女神招换到异世界的主角,女神给了他很多有用的技能跟武器。
  但是在那堆技能之中居然包含了「喜欢NTR」
  这个故事是在讲主角跟他的女夥伴们共同旅行,享受NTR过程的故事。
              登场人物介绍
              薰(男主角)
  黑发的铳士,外表看起来像17岁。被闇之女神招换到异世界被招唤的同时
得到掌管不纯的爱的闇之女神的诅咒「喜欢NTR」
  在自己本身的状态栏里也会显示出来
  旅行途中获得散弹枪
  旅行途中获得技能「绝伦」(精力旺盛)
  名称:薰种族:人类职业:铳士身高:174cm状态:【闇の女神の呪い
】【NTR好き】【绝伦】技能:【铳知识】【狙撃】【狩猟】【再装填】【闇
の女神の呪い】【NTR好き】【绝伦】武器:左轮手枪、狙击枪、散弹枪
           ユエラ/月烂(女主角之一)
  和风黑发的龙人女剑士,外表看起来像是20岁左右讲话使用男性口吻,是
个很漂亮冷酷系的大姐姐
  受到闇之女神的诅咒得到技能「背德」
  在状态栏里也有显示出来
  名前:ユエラ/ 月烂种族:龙人职业:剑士身高:169cm胸围:88c
m状态:【闇の女神の呪い】【背徳】技能:【剣术】【居合い】【竜言语】【
竜化魔法】【闇の女神の呪い】【背徳】武器:日本刀
             第一话旅行的开始
  在往前直直延伸街道尽头的丘陵上,看到了小规模的街道「那就是今天的目
的地了吧」月烂用着很平淡的语气说到
  「感觉有点像是街道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街道」
  其实我没看过这个世界的街道,因为我两周前才被招换到这个世界
  「跟你过去的世界不一样吗」
  在远处的那个街道,很明显跟现代都市不一样。虽然有城墙但是挺矮的,比
较像是
             中世纪的成塞都市
  「虽然还没有直接看到,不过我想应该是完全不同」
  我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语气回答她,毕竟现代都市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可
以讲完的
  「欸」
  月烂往我的方向看,视线的高度跟平常一样
  「话说,还没有听过你讲你故乡的事情呢」
  月烂这时候对我微笑
  月烂平常讲话比较像男性,平常个性都蛮冷酷的,表情表现也很缺乏。
  所以偶而他这样对我笑的时候,我心理都会稍微被电到一下
  「恩,可是我的故乡的事情很难叙述拉」
  不过时间多的是,就边旅行边讲吧我跟月烂肩并肩的走,应该再走一个小时
左右就能到街道了吧
  街道的入口有着小小的城门,那里站了两个卫兵我心里有点紧张,不过月烂
就堂堂正正的走过去了卫兵偷偷的盯着她也没多说什么,看来基本上是自由通行
  通过城门走一小段路之后我问月烂
  「这时候不是应该会有什么检查之类的吗?防止可疑人物之类的」
  「嗯?阿阿这里是《商业之国》的关系,旅行者的移动进出是自由的,就算
被卫兵叫住这种事情也是很少发生的」
  不过街道看起来大概就是这样子吧,如果是人口更少的村子看来会更麻烦
  我刚被招换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认识了某个人类。那个人对我很亲切教我
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不过他也不是只有个性亲切就是了。
  这个世界跟我所在的世界不同的地方是
  是只有一个大陆所构成的,大陆里有7个大国还有几个小国
  各个国家的命名是依据不同的信仰与特色所称呼的
  譬如信仰知识之神的国家就叫《魔法之国》,《商业之国》就是信仰幸运之
神了
  「那有要收取通行税的国家吗?」
  「法之国的话光城市之间的移动就会收。然后除了《商业之国》以外跨越国
境的时候也会收取通行税。另外也有检查很严格的国家」
  法之国是西方的超级大国,信仰着光之神
  「不过可以自由移动,的确让人感觉像是商业之国」
  以前看过的书上有写到,商人为了刺激商业化,必须要到处移动
  从城门通过之后又走了一段路看到了市场,这个城镇虽然规模不大但也算是
这附近的中心都市,其实还挺热闹的
  「怎么样?虽然有点早但要不要先吃晚餐?」
  「不了。我看先去确认道冒险者公会要怎么走吧,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
  月烂说完之后就照着他所讲的往人越来越多的地方走。我对这里的道路也不
熟。
  其实我连这个世界的系统都不是完全了解,所以这里还是交给她吧
  走过街道看到各式各样的人种,有着各种不同打扮的人
  从穿着铁制盔甲的战士风男子到买长裙的老太太都有
  这个世界就是RPG世界,一想到要在这个世界这样生活,我心情就很好
  看来我会喜欢上这个世界
  我们继续在大路上走着,有很多人盯着我们看。虽然有少许人是看着我
  不过大部分的人都是看着月烂
  会看我的人大概是因为我奇怪的穿着才看得
  大概是因为我穿着很奇怪的洋服的关系。深色的牛仔裤、羊毛的衬衫
  深绿色的大衣以及狩猎用的靴子
  因为我就穿着我被召唤时所穿的样子,很明显跟周围的人不一样
  月烂穿着水色的和服,上面批着羽织,穿着绑带的靴子。太刀跟脇差插在左
边腰上,有点像幕末的志士
  月烂会受到众人眼光不是因为他穿的和服,也不是因为他跟我穿着差异太大
的关系我想单纯是因为她太美的关系。有着墨黑色及腰黑色长发,浏海刚好整齐
的在眼睛上看得出意志很坚定漂亮的大眼,整齐的五官加上可爱的嘴唇,就像制
作精美的人偶一样。
  不过以人偶来比喻的话她的身高又过高,胸部也过大了她的肩宽明明就偏窄,
但是胸部却像小哈密瓜一样,走路时也会跟着晃
  男性为什么跟这种可爱的女性走在一起时会感觉很快乐阿
  不过月烂大概已经习惯视线了,毫不在乎的继续走下去
  「月烂还真的挺显眼的呢」
  「因为我很美」
  月烂像是理所当然的回答我,他应该是把他自己的美貌也当成自己的优点之
一了
  「不过光看脸的话我觉得你也是……」
  月烂看着我的脸说
  「你的脸也长得挺好看的呢」
  虽然不敢相信,可是这个美人喜欢上了我。好像是一见锺情。本人是说就是
像被雷打到一样的瞬间喜欢上我。总之毫无理由无法控制的爱上我。
  我也无法忘记第一次遇到月烂时的事。那的确是很厉害的体验,正确来说是
遇到月烂跟另一个人。被月烂这种美人喜欢上完全没有坏处,能跟这种模特儿身
材的女性交往我想就算普通的生活也很难遇到,不过我们两个的相遇稍微有点阴
影就是了。
  说实话,我也很喜欢月烂。能被这种美人喜欢上,我也马上喜欢上她了但是
虽然不是我们两个的错,我们的恋情困难重重。我们只能偶尔互相坦诚的交往
  跟月烂在大路上走着,看着周围的建筑都是石造的,有种像中古欧洲的古老
街道的感觉感觉不错呢,这种街道
  在建筑前的空地上有着各式各样的野台,陈列着各种水果跟蔬菜。因为很罕
见我就看了很多。
  「喂冒险者公会在哪里?」
  听到声音转过头去看,月烂在跟当地的青年谈话
  「冒险者公会吗?就沿着这条大路直直走下去,前面遇到很大的十字路口时
右转就到了」
  青年看起来有点慌张,大概是突然被月烂搭话的关系
  「这样阿,不好意思了麻烦你了阿」
  月烂讲完后就继续走下去,青年还在癡癡的往这里看
  照着青年所说的方向走,马上就找到了冒险者公会。门上有着剑跟魔杖交叉
的看板这大概就是工会的标志了吧,不管是谁一看就知道。
  开了门之后看到正面有大大的L型柜台。剩下其他的大空间则有几张桌椅,
很多冒险者聚集在一起,感觉像是冒险者公会兼酒吧。
  这就是RPG一定会出现的,冒险者公会吧柜台看起来横向的长边是负责酒
吧的,短边则是冒险者公会
  柜台里则有一位老先生跟一位大姐姐
  「请给我到工业之国的详细地图」
  月烂跟柜台的老先生讲完后,老先生从后面的架子上拿出地图
  「银币两枚」
  老先生冷淡的回应后,月烂就马上付钱了
  这个世界的货币有铜币、银币、白金币、金币。是採用十进位制10枚铜币
可以换1枚银币以此类推。但我还不熟这个世界的物价,所以先暂定归类为
  铜币=100日币银币=1000日币白金币=10000日币金币=100000日币
  「怎么样?要在这里直接就看地图吗」
  「就这样吧」
  我们两个点了饮品后就找空的座位坐下,地图上连等高线,街道的聚落等等
都有写到,其实还挺详细的。大概是因为这个世界魔法发达的关系,所以才能制
作出这么详细的地图吧。
  「现在我们在这里,要往工业之国走的话……」
  月烂指着地图,看着我跟我讲
  我们因为某个目的,要去东方的自由之国,要从这里商业之国跨越国境到隔
壁的工业之国之后再跨越国境就会到自由之国了。
  地图上显示有两条路,一条是靠北边的路,另一条则是往南走到一个大城市
后,再从大城市出来走的南边的路。
  「走北边的最短路如何?」
  「这里聚落比较少,而且山路起伏比较大不好走,在外面露营的机会也比较
多」
  「那南边呢?」
  「正常的话都会走这条吧,可以住的地方比较多,重点是治安也比较好」
  「那我们走南边这条吧」
  「不,我们走北边,我原本也就是打算要走北边的」
  月烂说了让我觉得很奇怪的话
  「为什么?」
  「因为我没去过北边这条路」
  「……所以呢?」
  「去没去过的地方旅行不是比较好玩吗」
  这种心情我其实也很了解。以前我开车去到处旅行时,多多少少也会绕远路
走没去过的路可是现在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是异世界,对一切完全不熟悉的我来说,
还是走安全的路会好一点不是吗?
  「可是这条路不是治安比较差吗?」
  「一般的山贼可不是我的对手」
  讲完他敲了一下刀柄
  其实月烂不是普通人类,他是被称为龙人的这世界上的稀有种族身材看起来
很瘦弱,但却有不敢让人置信的怪力。的确就算遇到山贼也不足为惧吧
  虽然我还没看到过山贼就是了
  「这样阿,那就照你所说的走看看吧」
  「好」
  这里就照月烂所说的路线走吧,我其实也没有特别坚持的主张,这样的话不
管走哪条路都是一样的。虽然路途上治安会比较差,但我想应该是多少有办法的
吧。
  这时候公会的大姐姐把饮料送来,我们接过饮料后,就稍微的放松往椅背上
靠着。
  今天的旅途已经结束了,这里就跟月烂好好聊吧
  「你出生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两个人稍微聊天喝了点酒之后,月烂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所在的世界阿……」
  「我不是问你的世界,我想知道的是你的故乡」
  月烂喝着啤酒,已经快喝完第一杯了
  「是这样啊?」
  我不喜欢喝啤酒所以我点了水果类的鸡尾酒慢慢的喝。
  我实际的年龄其实是24岁,虽然酒量不怎么强,但还算会喝。
  但如果我喝得太凶醉了的话,我的情绪就会变得很高涨,不管做什么都会觉
得很快乐然后隔天宿醉我就会像重病病人一样,如果变成那样的话隔天就算到接
近傍晚喝水也会有酒的味道。脑子会痛的整整一天都无法转过来。
  我们的旅行才刚刚开始,我可不想因为宿醉而浪费一整天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让月烂看到我这没用的样子
  「我想知道你的事情」
  月烂的直球发问,就算我喝了酒脸开始变红也能知道。这种直率迎面而来的
爱情从我出生到现在完全没有遇过。所以我正在思考到底要从哪里开始讲起
  「我是出生在积雪很深的乡下」
  月烂点头听到想要我继续讲下去
  「夏天的时候虽然很凉快,可是到冬天就会下雪,积雪会到3公尺这么高」
  这个世界的使用单位跟我原本的世界差不多
  「那还真厉害,很不方便吧」
  「嗯……虽然是不方便,但习惯后其实也还好。道路上的积雪国家也会帮忙
清除」
  「国家?军队会出动吗?」
  「不是,并不是靠人力除雪,该怎么讲呢。有点像是靠魔法的道具一样大约
10公尺这么大然后一口气把雪除掉」
  「那还挺方便的呢」
  这时候月烂点了第二杯,我也点了其他东西,晚餐就乾脆直接在这吃吧。
  「原来你是雪国出生的阿,难怪你的眼睛这么明亮」
  月烂很认同的说到
  的确在雪国出生的人很多人眼睛是咖啡色的,我的眼睛特别亮
  有点偏向浅褐色
  「你还看得真清楚」
  我说完月烂就笑了一下,看起来真可爱阿
  「不过应该是很冷的地方吧」
  「很冷阿,不过因为有暖气所以还好,而且……」
  我看了周围,天色也渐渐变暗了。公会里也开始点灯,不过还是有点暗
  「家里有暖气其实满暖和的,而且家里的灯也比这里的油灯亮,整起气氛不
会有让人觉得寒冷的感觉」
  「不过油灯也挺有气氛就是了」
  油灯的光线比较柔和
  我们就在这种气氛下互相聊天,度过快乐的时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我喝完第二杯的鸡尾酒。月烂喝完第五杯啤酒时听到
声响看到隔壁桌的两个冒险者把椅子靠过来,并且把桌上的料理跟酒也移过来
  「要不要也跟我们一起聊天阿」
  「你们只有两个人在喝吧」
  阿这大概就是搭讪了吧
  我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
  「我有恋人了,不需要跟你们一起喝」
  「什么?是男的!?」
  「骗人的吧」
  这两个男的看着我说道
  哀果然是这样,被月烂说是恋人我很高兴,但被认错成女性
  心里不太愉快
  「看起来就像女的阿」
  「你配不上这位小姐吧」
  两个男的对着我挑衅,虽然不太高兴,但也没到会生气的地步。小时候我就
常常被错认成女的,现在也常常被错认成未成年或是女的。
  不过被招唤后我也变得比原来年轻了,就算被说成小孩子也没办法,皮肤也
变得比以前好
  我被闇之女神招换到这个世界时身体上有了不少补正
  得到了许多技能跟物品,让我恢复年轻就是其中之一,现在外表看起来跟高
中生一样
  外表被人家错认也就算了,在引起骚动前还是赶快离开公会的好。差不多该
去找晚上投宿的地方了。
  「那个……月烂」
  「我的恋人可是很可靠的喔」
  月烂不理会我讲的对男子挑衅回去
  「至少比起你们来得好」
  虽然月烂本身表情表现很少,不过跟他旅行过一段时间的我也了解,他现在
有点生气。
  「又来了……别开玩笑了,这种看起来像女生的人怎么可能会强到哪」
  「对阿对阿,别理这种小鬼了,快来跟我们喝酒吧」
  两个男的完全无视我的存在,色瞇瞇的窥探着月烂和服上露出来的乳沟从他
们的角度来看我,我大概就像月烂的弟弟一样,完全不值得一提
  「为什么我一定要陪你们喝酒?而且我刚说的话都是真的」
  月烂不在意男子的视线,用手指着他们说
  「如果他想要的话,3秒就可以解决你们」
  听完这句话,男的往我这里看过的
  「小鬼,你有这么强喔……」
  两个男的肤色都被太阳赛晒得很黑,穿着战士风格的皮铠带着长剑。看起来
就很符合他们的职业战士。身材也挺高大的,手腕也很粗壮。如果要普通对殴的
话我一定会输
  「的确是」
  但也没什么好怕的
  「小姐,如果我们比较强的话,你就要当我们的夥伴喔」
  月烂看了我一下之后跟它们点头
  「好!大家听好了!」
  男的突然站起来,对旁边其他人大喊
  就像是在跟冒险者还有公会人员宣誓一样
  「我们要跟这个小鬼决斗!如果他输的话,这位小姐就要当我们的夥伴」
  这些傢伙还真的很强硬,周围的冒险者听到后没讲话,但都用怜悯的眼神看
着我
  「你赢的话你要什么?」
  公会的老爷爷有点无可奈何的感觉来问我
  「那我赢的话他们就负责出我们这餐的费用」
  我边站起来边回答到
  「在这里决斗的话会造成大家麻烦,就出去外面吧」
  这个世界有着很可怕的系统,也可以说是一种规则。那就是决斗只要在有见
证人的情况下决斗,就算把对手杀死也不会有罪。
  我们现在的情况是,公会的人员跟其他冒险者当我们的证人。见证人有複数
也没关系不如说有複数见证人的情况下更好,毕竟如果对方跟见证人串通好的话
可是受不了
  另外,胜方可以跟败方要求一切事物,这次赌上的报酬就是月烂了当然如果
对方死掉又或着是我死掉的话,赌上的报酬还是不变
  「为什么要跟对方挑衅阿」
  走到外面时我问了月烂
  「没关系吧,我有时候也想炫耀我自己的男朋友阿」
  月烂的脸上有点红润,看起来是有点醉了。以后还是别让他喝太多了我用抗
议的眼神看着她,我可不想以后都因为他为了要炫耀男朋友然后一个一个去跟别
人决斗。
  「抱歉啦,我也是女的阿」
  月烂脸鼓着说到,虽然我完全不觉得我会输就是了
  「喂!要开始了喔」
  离我们有点距离的两个人对我们喊着
  「那我就稍微去一下」
  跟月烂讲完后我就往两人组的方向走去
  这里是公会前的道路,公证人群都站在公会前面,对面也有许多来看热闹的
我跟两人组距离大约10公尺,虽然现在是晚上,可是很多室内的光源照出来还
是看得很清楚。
  「你们可以两个一起上」
  「别开玩笑了,我一个就够了」
  其中一个人把剑拔出来走上来
  「你们刚刚不是说」我们「要跟这个小鬼决斗吗?」
  「……但也不是说一定要两个一起上阿,先从我开始」
  「这样阿,那你们就轮流上吧」
  我从左边枪带拔出左轮手枪,做出预备的姿势,我的惯用眼跟惯用手都是左
手。
  这把左轮跟我原本世界的柯尔特蟒蛇左轮很像,但有个很大不同的地方是,
它的颜色不是黑色而是蓝色。这个颜色并不是防鏽去处理的,而是原本金属就这
个颜色。
  蓝色的枪身真的让我爱不释手
  「可以开始了吧?」
  「阿阿开始吧」
  男子举起长剑往我这里跑过来。不过这些人也很奇怪,就算他们不知道枪是
什么。
  为什么对我的行动都毫无反应呢?
  我瞄准男子的胸口,我的眼睛对准准心,再从准心上延伸出一条红色的直线
之所以看得到这条红线是因为我的技能【狙击】。就像一个性能很好的雷射准心
一样只要是静止的东西绝对会命中,因为子弹是魔法弹
  男子的距离离我越来越近,目标的胸口也越来越大,这时候我扣下板机枪口
因为后座力的关系往上震了一下,跑过来的男子当场倒地。由於实战中太过於专
心的关系,我不清楚枪声到底有没有响,但我觉得应该是有。
  另一个男子当场愣住在那边,这次我就用两支手举起枪瞄准他一样受到冲击
的关系枪口往上震动,另一个男子也倒地了,整个过程花不到3秒
  「那这样就算我赢了吧」
  对,其实我很强,我可是配得上月烂的强两人组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地上
的血迹慢慢扩散开来公会的老爷爷看到这幕,惊讶的看着我。可能他第一次看到
枪吧,这样可以算我赢了吧?
  根据我的技能铳知识,这个世界的枪是属於古代文明遗产,所以枪枝的总数
很少而且没有【铳知识】【狙撃】【再装填】这三个技能的话,也无法像我一样
使用的这么熟练。在这个世界上有枪的人大概只有魔法之国的几个人而已
  我喜欢这个世界的原因之一就是拥有枪的这种无敌感
  「干得好」
  这时我才注意到月烂站在我旁边对我微笑
  「走吧」
  月烂挽着我的手臂跟我一起离开,他真的很温柔
  「屍体就这样放在那里可以吗?」
  对於有人死去这件事,我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了。毕竟不干掉他们的话
就是我被干掉了。只是单纯好奇到底是谁负责清理现场。
  「那种事情就交给卫兵吧,当然费用也是他们会出」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我们两个就在骚乱的人群中走出去
  我们两个人在夜晚的街道上找寻宿屋,月烂一值黏着我让我有点难走。
  我跟月烂因为酒还有决斗的关系彼此这时候都情绪很高涨,手臂碰触到月烂
胸部的感觉,还有她靠过来头发的香味,让我的心脏快爆发了。
  但就算这样我还是没办法跟月烂互相亲爱
  我现在状况这么兴奋,今晚不知道睡不睡得着,希望可以找到符合条件的宿
屋就好了
  「就选这间吧」
  月烂选的是在街道东边尾,一间旧旧有点髒的宿屋。
               第一话完
  小说原文标题:
 RPG风の异世界に召唤されたら、【NTR好き】スキルがついてきた
            第2话旅馆老头的按摩
  进入旅店后,马上左边就有柜台。
  这间旅店看起来像是石造建筑,有两层楼,正面有阶梯可以上去。
  柜台里有个老头,对我们露出做生意用的微笑
  「欢迎光临」
  走到柜台前看了一下老头,他给人的感觉不像是老闆,反而像是代管的老头
子而已选这间旅店看来是选对了。
  老头子看着我还有挽着我的手的月烂说
  「两位客人的话,双人床加上早餐,算白金币一枚如何?」
  「那就拜託你了」
  「谢谢客人光顾」
  老头在回应月烂时,偷偷的瞄了月烂的胸部,看来真的选对间了
  「那么,我需要登记在住宿簿上,可以麻烦你们给我看状态表吗」
  老头,这里又不是什么高级旅馆,你讲话可以用点普通语气吗
  在这个世界里,可以利用状态栏把自己的基本职业与情报给他人看。就像电
脑的视窗一样只要心里想像一下,状态栏就会跑出来了。还可以在手可以接触到
的距离随意移动,就像这个世界的身分证一样。
  给一般外人看的时候只给看状态栏就够了。没有必要把全部资讯公布给别人
看。
  譬如说自己身上有的道具、金钱以及自己会的技能。
  基本状态栏上有的资料是姓名、种族、职业、身高女生的话则是胸围。然后
还有自己目前的状态。女性的胸围之外,其他资料都是给一般外人看也没什么太
大影响的东西但如果职业是盗贼的话,我想不会有旅店让这种人入住吧。
  「……怎么了吗?」
  其实我跟月烂都有不太方便把状态栏给外人看的理由,其实还真的蛮不好意
思的
  「真是没办法」
  月烂脸上表情有些讨厌的把状态栏秀出来
  但这也真的没办法,状态栏就像身分证一样,不秀出来的话反而更可疑。
  旅店也不会让你住了。我也像月烂一样把自己状态栏秀出来。
  姓名:薰种族:人类职业:铳士身高:174cm状态:【闇之女神的诅咒
】【喜好NTR】
  姓名:月烂种族:龙人职业:剑士身高:169cm胸围:88cm状态:
【闇之女神的诅咒】【背徳】
  「哎呀哎呀……两位这么年轻可是真辛苦阿」
  但这老头不是针对我跟月烂的职业或种族才说的
  我的【喜好NTR】当然就指的是NTR,喜欢自己的女朋友或是妻子被别
人睡走,而会感到异常的兴奋这种最邪恶的技能了。
  月烂的【背德】则是对不道德的行为会感到异常兴奋,说到不道德的行为,
其中之一的代表就是外遇偷腥SEX。
  但其实我跟月烂会开始往东边的自由之国旅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解除
闇之女神的诅咒。【喜好NTR】【闇之女神诅咒】【背德】这三个技能其实也
是一整组的
     不过正确来说【闇之女神的诅咒】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自由之国有着祭祀闇之女神的神殿,到那里的话可能会有解除诅咒的方法…
…大概……
  老头把我们的资料登记在住宿簿上后,偷偷的窃笑了一下
  「客人们,长途跋涉旅行都累了吧。本旅店有免费的按摩,不知客人们需要
吗?」
  我想那个免费的按摩平常应该都没有吧,老头这时候的视线就像用舔的一样
看着月烂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
  「我就不用了,而且我想先去洗澡。月烂呢?」
  「我要」
  我稍微看了月烂一下。
  月烂现在这状况也没办法,我们两个都处在很兴奋的状态下,这样下去我们
两个都睡不着了。
  「今天是战神之日吧」
  「的确是阿」
  对不起,所以今天没办法疼爱你
  这个世界的一星期构成是光神之日、爱神之日、战神之日、知识之神之日、创造神之日
  幸运之神之日以及闇神之日。
  今天战神之日,也就是礼拜三。而闇之神之日则是礼拜天,也就是休假日
  月烂为什么会这么在乎星期几是有原因的。因为闇之女神诅咒的关系
           闇之女神的诅咒有三大特徵
  1。这个诅咒是会传染的,如果是两情相悦的男女H的话。其中一个人身上
的诅咒就会传染到另一个人身上,我身上的诅咒就已经传到月烂身上了。
  2。被诅咒后会得到不道德的技能,我身上的就是【喜好NTR】,月烂则
是【背德】
  最后是最有问题的第三点
  3。被诅咒的男女只能在闇神之日互相亲热,也就是说我跟月烂只能在礼拜
天才能H其他天就算想要H,也会在放进去的前一刹那软掉。
  不过一周只能互相恩爱一次这点也是一种很微妙的状态,如果完全不能恩爱
的话我想会分手的人也会有。但如果可以稍微互相确认恩爱的话,我想会因此妥
协的情侣还是有的,就像我们一样
  「那我就麻烦你帮我按摩了」
  每次确认星期几算是月烂自己心里认同的一种仪式。他也不会不知道「按摩」
的真正意思
  因为他已经变成【背德】的俘虏了
  「恩就这样吧」
  虽然我这么的爱他,但我也完全沉溺在【喜好NTR】里了。我也不确定这
到底是因为技能的关系,还是因为我觉醒到新世界了。
  我想的确有些男性,会因为自己喜欢的异性给其他男性睡走而感到兴奋。
  不过我会被闇之女神召换到这个世界来,是不是代表我也有这种素质呢?…

  ……不不不,一定不是这样,这一定都是这个技能害的
  我付了两人份的钱,这时心里稍微有点施舍的感觉
  暗之女神是掌管自由恋爱的神,是暗黑之神的从者。在女神的教义里,偷腥
外遇以及乱交都是自由的。因为他并不是邪恶的神,其实在某些人之中人气还挺
高的,绝大多数都是娼妇在信仰。
  这个世界的神还蛮常干预世界的,尤其是闇之女神。譬如说会让互相相爱的
人中诅咒或是从异世界召换人过来。如果想要增加信徒的话,明明就还有其他更
多好方法的
  「那我就带你们去房间」
  老头带头先走上楼梯,由於楼梯很窄又很陡,我就走在最后面想到前面的月
烂等等要被按摩,心里就兴奋得像在绞痛一样。
  「就是这间房间」
  我们的房间就在一上到二楼最近的房间,老头进房间后把灯点起来。
  这间房是有点偏大的房间,左右各有一张床,两张床的床头边各有一盏灯
  「要洗澡的话请往这」
  月烂留在房间里,老头带我往二楼里面走,在二楼走廊的尽头有澡堂,浴缸
里一开始就装满水了。
  「这是为了方便随时可以洗澡的关系吗?」
  「是的,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月烂如果能在之后也来洗就好了
  「那我就去准备准备等等要按摩的东西」
  老头色瞇瞇的笑着往一楼的方向走去
  我脱了衣服把身体洗乾净后,由於浴缸很小,我把脚弯曲着泡进去好窄,这
就是旅店的浴缸吗。这间旅店的浴室也小的太惨了
  好怀念大大的浴室,好想把脚打直泡在温泉里,这个世界不知道有没有温泉
等等问那老头好了。
  当我洗完一身清爽后走回房间,那时正好遇到老头拿着毛巾跟小小的壶走了
进来
  「我特别调制了按摩用的精油」
  「是要在这里按摩吗?」
  月烂有点讨厌的样子
  「放心没问题」
  老头这时候从里面墙边拉了一张帘出来,帘子是设置在天花板上的,刚好把
房间区隔成两部分。
  「会设计成这样是因为我们的房间也可以做为通铺使用,所以这样的话,你
的伙伴也可以先休息睡觉没有关系」
  「这样阿」
  月烂这时候看着我有点犹豫不决,我也差不多该适时推他一把了
  「我今天好累阿,很想好好的睡一个好觉。有没有什么药汤之类的可以喝吗。
可以的话最好是让我喝下去到早上之前都不会醒来」
  「当然有!我马上去拿上来」
  老头马上知道我的意思
  「好阿,那我也跟你一起下去」
  我就跟老头两个人一起往一楼走去,到了一楼的柜台时我叫住了老头
  我们需要这个老头的帮忙
  「那个,月烂她其实很喜欢按摩,希望你可以让他舒服点。按摩的方法就交
给你决定了只不过呢」
  我拿出一枚白金币放到老头手里握紧
  「月烂她很害羞的,所以这只是要给他按摩而已」
  这种微妙的感觉,不知道我的意思有没有传达到。我从柜台倒了一杯水喝下

  「我把这碗药汤给喝了,到早上之前我都不会醒。在这期间,不管你做什么
都只是」按摩。
  就算明天我醒过来之后也是一样「
  这就是这两个礼拜以来,我跟月烂之间的一种规则
  龙人族本来对性就抱持着开放的态度,而且性欲还很强。一个礼拜只做一次
的话绝对不够虽然不够,但是月烂本身的贞操观念告诉他有对象后绝对不可以花
心。当然我知道后也觉得很高兴。
  旅途中,有一次月烂性欲累积到受不了的时候,我们就到一个村子过夜。到
晚上,村里的人问月烂要不要帮忙打工。这时我也顺从着我自己的欲望劝她去。
之后这种默契就变成了我们之间的一种规则。
  就算月烂去跟别的人H,我们之间也会把它当成别的事。所以就算是按摩或
是打工,彼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认这种行为。
  对我们来说这大概就是NTRPLAY了吧。但这并不是真正的花心,不是
那种我舍弃她或是她舍弃我这么严重的事情。只是因为彼此的诅咒的关系,用这
种方式相处是最好的
  老头看了自己手中的白金币后深深的低下了头
  「我当然知道,就请交给我老头子吧」
  当老头头抬起来的时候,我看他的表情已经变成我忠实仆人了
  「那我把床从墙壁移动一下」
  老头开始移动月烂的床
  「为什么要这样做?」
  月烂看到自己的床被移动到距离中间区隔开的帘子旁边后对老头发出了抗议
  「这是为了更方便从两侧按摩的的关系啦,来来,请你就快趴下来吧」
  这里就先交给老头看看吧
  「那我就先睡了,晚安」
  「喔」
  月烂一直盯着我看
  「晚安」
  对不起,月烂。今天就先让老头好好的疼爱你,等到假日时再轮到我来跟你
相爱
  我躺在床上把灯熄掉。这时候看到两个人的影子就像皮影戏一样清楚的照在
中间的帘子上。老头大概是为了这种效果才刻意的把床移动到这的吧,真是干得
太好了
  刚开始老头只是很普通的在按摩
  「接下来要使用精油来按摩,麻烦你把衣服脱掉然后转过来躺着」
  「喔……」
  从月烂的声音中听出他有点犹豫
  「如果你担心你的伙伴的状况话我帮你去看一下」
  老头这时候绕过帘子走到我旁边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捆像是卫生纸的纸卷给
我对我点了一下头,这老头还真懂事阿。
  「他睡得很熟,我看如果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的话到早上他是不会醒了」
  「这样阿」
  这时候月烂的影子开始把身上的和服给脱掉,老头把装有精油的小壶拿出来,
开始在
  月烂的胸部周围抹上黏度很高的精油
  「我一边帮你把精油涂满身体一边帮你按摩」
  月烂的巨乳就算被往上托住形状也不会崩掉。由於光线角度的关系,两人的
影子大大的照映在帘上,这时候老头突然抓住月烂的胸部
  (嗯!……)
  月烂忍着不发出声音,这时候老头的影子越变越大,把十根手指头都完全伸
展开来在月烂的胸部上就像随着自己的欲望搅动一样。
  (啊啊……嗯……稍微……有点强了阿)
  (这真是抱歉,那现在这样的力道如何)
  老头看来恢复冷静了,小声的回答月烂。为了让精油可以平均的在手掌上,
老头不停的在月烂身上抹动。把腹部上一开始抹的油,慢慢的推移到侧胸上。我
看着老头的手部的影子不断的在月烂的身上来回移动。
  (啊啊……嗯……啊……你按得很好)
  (这真是谢谢你)
  看来很高兴的老头的影子这时又把手放到月烂胸部上。这次就像要清洗胸部
一样很慎重的用整个手掌像在画圆一样,慢慢的,为了不破坏形状按摩着
  (啊啊……恩……啊啊啊……)
  老头的影子搓揉着月烂的胸部,有时候还会刻意去摩擦已经隆起的乳头
  这时老头就像在挑逗月烂一样,又在月烂的颈部到肩膀,还有手臂上追加了
精油并且很用心的按摩着。
  这时候房间的空气瀰漫着两种味道的混合,一种是精油的味道,另一种则是
月烂的体味。让我兴奋的不得了。我偷偷的把裤子脱掉,决定当月烂去的时候要
一起去。
  (哈啊……啊啊……啊啊……)
  老头的影子从月烂的身体侧边滑动到侧乳上
  我静静的,用着缓慢的速度,边紧盯着两人的影子边撸动。
  老头的手呈现碗型在月烂的皮肤表面上抚摸着
  (啊!!……啊……啊……)
  老头用他轻柔的指法抚摸着,影子的一只手重复着上下抚动,然后将月烂的
乳房挤压着拉伸出来,为了让影子清楚的照出来,老头两支手拉着月烂的乳头。
  (嗯嗯嗯嗯……嗯!……啊啊……)
  老头异常的很执着於月烂的胸部。这时候老头用双手把月烂的胸部由下往上
推动着按摩。
  (客人,差不多要喝营养剂了……)
  (哈啊……嗯……嗯……)
  (这也是为了要加强按摩的效果,更是为了你的伙伴阿)
  (哈啊,是这样啊)
  (正是这样,那我就失礼了)
  从影子上看出来老头这时候脱掉裤子,把翘得很高的肉棒撸动两三次后走到
月烂床上老头的影子在到月烂的腹部左右的地方时像骑马似的坐了下来。
  (客人,麻烦你借我手一用)
  老头的影子把月烂的手引导到月烂的胸部旁
  (就这样用力夹住,我会移动让你刺激它)
  (嗯……)
  (那么为了让营养剂出来,我要开始移动了喔)
  老头的影子开始前后移动。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因为移动床发出声响
  (客人,可以麻烦你舔前端吗,这样会比较快出来)
  (真拿你没办法)
  月烂的影子开始把头抬起来舔着老头的那里
  (啊啊,客人还挺上手的啊)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就这样有一段时间,房间里只听得到床因为移动所发出的声音
  (客人,营养剂要出来了,请你快把嘴张开)
  嘎吱……
  (呜!)
  这时老头的影子抖动着,月烂的影子也静止不动
  (味道如何呢)
  (……很苦)
  (正所谓良药苦口阿,里面还留有一点,快把它吸出来)
  老头的影子把腰往前提高,靠近月烂的影子上。月烂用她的嘴唇含住那里
  啾啾啾……啾啾……
  老头撸动他的肉棒,让月烂把全部吸乾净
 (要把全部吸乾净喔)
  ……月烂的影子离开后
  (……你的太浓了很难喝下去)
  (呼~ 那么接下来轮到下半身了,麻烦你把脚抬高)
  老头大概是抓到诀窍了,改变了位置但又不让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老头的
影子把月烂的一只脚抬起来,开始抹上精油
  (啊啊……啊……嗯……)
  老头的影子这时候一只手抓住脚腕,另一只手开始按摩脚趾之间就像在清洗
一样
  还是很用心的两只的脚趾都按摩到
  (接下来要轮到很重要的地方了,稍微麻烦一下)
  老头抓住月烂的两只脚的小腿然后把双脚往上扳到胸部附近
  就像两腿被往上全部打开一样
  (客人不好意思,可以麻烦你用手把脚固定住这个姿势吗)
  月烂这时候乖乖的听从指示,双手开始往双脚的膝盖内侧移动,月烂把她私
密的地方全部给老头看到。
  (这样就好了吗)
  (啊啊……客人你真是太美了。看来这里都已经湿到不用精油了)
  (哈啊啊啊……啰……啰嗦……啊啊!!)
  老头的手开始往月烂的那里伸去,从影子上看出来老头正在做小部分的动作
  月烂的那里发出滋啵滋啵的声音
  「嗯!哈啊!……啊啊……」
  月烂这时候就像开关被切换了一样,完全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
  「哈啊啊啊……哈阿~ 哈阿……呜阿……呜……啊啊……」
  老头的动作越来越快
  滋啵滋啵、滋啵滋啵、滋啵滋啵
  「呜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哈阿……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哔咕!!哔估!哔估!
  这时候月烂的影子也开始抖动
  我跟月烂高潮的时机真是完全配合到阿
  「哈阿……哈阿……哈阿……」
  但我的还是处在硬梆梆的状态
  「那么客人,接下来就要轮到内部按摩了」
  「哈啊,哈阿,那就拜託你了」
  「客人麻烦你往这里移动一下」
  老头的影子把月烂引导到床边,他好像是站着的。把自己坚挺的肉棒慢慢靠
近月烂为了让我也能够看到,让肉棒的前段摩擦月烂的那里
  「那我要把我的按摩棒给放进去了喔」
  「随便你吧」
  月烂跟老头的影子这时候重叠在一起
  滋扭扭……
  「呜!……嗯……」
  「啊啊~ 客人,你真的太棒了啊」
  啾噗、啾噗、啾噗、啾噗
  「啊啊!……啊~ 啊啊……」
  月烂随着老头的抽动而发出声音
  「啊!……啊……呜……嗯嗯嗯……」
  啾噗、啾噗、啾噗、啾噗……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啊……呜!……
  啊啊啊啊……「
  「客人……感觉……如何啊……」
  「嗯嗯……恩啊……啊……很……好……呜!……呜!……啊啊……」
  油灯柔和的光把两人激情的情形清楚的映在帘上
  「客人……差不多了到最后了。就让我把营养剂……直接……帮你打进去…
…」
  「呜!……不行,不能在里面」
  「你的夥伴也会感到很快乐的」
  「嗯!……恩啊……啊啊……」
  老头的影子这时候动作开始变大
  「啊啊!!……啊~ 啊……」
  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
  老头的动作开始加速
  啾噗!!!!!!
  老头的腰这时用力往前顶,下巴整个往上。
  「呜呜!」
  「啊!啊!啊……咕……啊啊……啊啊啊……」
  月烂的影子开始抖动,身体呈现弓形
  「去!……了!……啊啊啊啊啊……」
  匹咕、匹咕
  两个人高潮的时候我也一起射了
  「客人,我帮你准备好洗澡水了,方便你把身上的精油清洗掉」
  「那我就去洗吧」
  「今天全旅店只有客人你们而已,所以你可以直接这样走去浴场」
  「知道了」
  月烂的影子这时候站起来
  「我来帮忙搀扶你」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可以」
  老头的影子开始从月烂的影子后面搀扶着
  「这也算是按摩的一部分喔」
  咕啾、咕啾……
  「呜!……既然是按摩的话那也没办法」
  两人的影子开始往房门走,这时候穿过帘子。在我眼前的出现是两人全裸的
背面。
  老头从后方搀扶全裸的月烂,但他把右手放在月烂的私密处撑开
  「请客人稍微等一下」
  正当要开门的时候老头突然叫住月烂,月烂静静的没做反应
  「稍微失礼一下」
  老头要月烂把双脚站开,把手放在月烂的背上要他把屁股抬高。月烂很老实
的听从指示
  老头把手指放到月烂的阴道里面,咕啾咕啾在里面搅动
  「呜!……」
  老头把手指拔出后来,阴道跟手指之间拉出一条又白又长的丝
  老头这时对着我看笑了一下点点头
  「这样就可以了,客人我们走吧」
  「恩走吧」
  老头把月烂搀扶出房间
  这老头真的是太棒了阿
               第二话完
上一篇:【为奴为夫为魔王】(15)
下一篇:【军荼明妃】(09-10)

©2014 - 2015 激情五月天

www.s6yt.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